公益 / Dec 29,2013
在世界范围内,“反恐同”的活动方式多种多样,大家比较熟悉的是游行类活动。这种带有“反抗”意味和属性的活动,很遗憾,在现阶段的中国大陆还不太可行,也不太被社会主流所接纳,甚至可能带来反效果。

所以,大陆的同志社群一直在思考,如何用一种比较温柔而主流的方式,在“反恐同”的道路上进行更委婉地“反抗”,使得这种反抗能得到更多人接纳,达到更好的效果。也因为如此,近年来,大陆有了“情人节”的同志婚礼,以及“微笑征集”等活动。

三年来,我们也在努力用另一种被很多人忽略的方式,试图为“反恐同”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即组建和运营同志合唱团。

2008年10月4日,三棱减一合唱团在北京成立。三年来,团队陆续接纳280名团员,其中包括不少同志友好人士。去年10月,合唱团成立三年纪念,在佑安医院爱心家园和市疾控纳米社团的赞助支持下,合唱团于北京市通州区的一家私人场所,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演出,演出筹划与参演团员规模达50人,并录制、赠送了活动VCR。

尽管这次演出的观众数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不少人还是第一次知道,中国大陆的同志社群还有一个合唱团,但我一直觉得,做公益不能太功利,有些成果也不能被简单量化。如果大家都冲着效果去,很多事儿都办不成的。

三年来,我们为“反恐同”做出了很多努力,赢得了不少同志与非同志的肯定。比如,去年年末,某著名医疗结构邀请合唱团去演出,作为其汇报活动的一个环节。因为之前我们就有很好的合作。观众中,有医疗单位的负责人,以及北京市各区县相关卫生部门负责人。后来,一名组织方负责人告诉我,他们完全没想到,演出效果会那么好。聚餐时,不少人承认,一开始本来有点猎奇心态,而且有些紧张,但结果发现,同志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我觉得这种音乐上的沟通,更容易让人与人之间达成某种共鸣,有时胜过言语的辩论。

不久前,我们还探望了“儿童村”,对孤儿进行慰问演出。儿童村的管理者知道并接受了我们的身份。他还说,孩子们也只会把我们当作普通的探视者。其实,这种“无声”的感染,在我看来,是“反恐同”将来的一个重要方向。

在一些西方国家,由于宗教基础雄厚,影响深远,不少同志社群在“反恐同”时,希望借助“神”的力量,改变主流舆论对同志的偏见。在当下美国,已有数家同志合唱团,在当地的社区活动或大型活动中发挥着积极作用。比如,洛杉矶同志合唱团,已有几十年历史,参与人群结构从十几岁、二十岁的年轻人,到年过半百的中年人。这种“反恐同”方式,不仅受到同志社群的欢迎,也被主流社会所接纳。

因为合唱团起源于宗教,合唱亦被西方人视为最圣洁的声音,以及最好的与神接近的方式。所以试问:谁会拒绝努力与神(或者其代表的宽容、正义等符号)接近的团体?于是美国同志社群相信,通过合唱,能够拉近同志与信徒或者与社会主流的距离,从而与之达成某种精神层面、理念层面上的共识。

当然,因为种种原因,西方的同志合唱团所起到的作用,还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我们合唱团更是任重道远。但我们会一如既往地通过这门艺术,进行温柔反抗,让更多人了解和善待同志人群。我们也希望能有更多人能加入我们。


【三棱减一合唱团团员招募】
微博:@三棱减一合唱团(http://weibo.com/bjlgbtchorus )
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bj-lgbt-choir/
QQ群:35784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