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 Dec 29,2013
到底他们在恐什么?

这是许多同志可能会好奇的问题:同志,不是洪水猛兽,不是外星人,不是千里走单骑的关云长,更不是黑白无常,恰恰相反,不少同志——男,温文尔雅,细腻温柔,善解人意;女,大方坦荡,知书达礼。都是同一族群,恐同者要恐什么?

我想大概不外乎以下八类:

一.恐惧同性恋者的生活方式带来一种新型人际关系的变化——丰富,多元等。而恐同者希望只有一种人际关系——男女相爱——所以,恐同者要阻止同性恋者带来的多元人际关系变化的挑战。

这也是法国哲学家福柯在《性史》中表达过的类似观点。福柯认为,主流社会对于同性恋的恐惧在于:它挑战了一夫一妻制模式,挑战我们单调而狭隘的人际关系模式。所以,恐同者要竭力维护那种一夫一妻制的人际关系不受挑战。

二.对于生育的恐惧。

恐同者的一个最大的担心是:同性恋者相爱,不会生育孩子?那么如此之下,种族岂不会断了香火?

那是农业社会“人口决定财富”的基因残留,只有多生儿育女,才能在自然恶劣的农耕社会生存下去。新时代了,恐同者不会理会:1.同性恋者毕竟是少数人群,占社会大多数的异性恋者的生育就足够这个社会繁衍不息,更何况,并不是不恐同了,异性恋者就会都变成同性恋者——如果这样,异性恋也太脆弱了;2.在地球人口日益爆炸的今天,同性恋者的低生育方式,恰恰会为减轻地球负担和压力做出重要贡献。

三.对于性别角色的恐惧。

恐同者常常觉得,所谓的同性恋,就是男不男,女不女。男人娘娘腔,女人类似男人婆。这当然是部分不负责任的传媒的误解和歪曲,以及多年来主流社会对于同性恋族群的想象和妖魔化,但是多数恐同者不会理性地去深入同性恋群体看一看真实的同性恋是什么样子。

当然,恐同者一定竭力维护的是:男人就得像个男人的样子,女人就得像个女人的样子,而所谓的中性潮流,一定是违反天理和自然的行为。

四.对于自己内在爱同性意识的抵制和害怕。

很多同志电影里描述过这样的情节:一些恐同者,尽管竭力抵制同性恋的魅力,但最后还是深不由已地爱上对方。张元拍摄的《东宫西宫》中的主人公就是典型例子。主人公小史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恐同者,但在和同性恋者阿兰的接触中,不知不觉爱上了他。

尽管他百般用各种更激烈的羞辱同性恋者的方式来掩盖他的同性恋意识,但影片结尾,他终于承认,他也是一个同性恋者,他想念着阿兰,而那种同性恋者特有的孤独感也像黄昏的寂寞一般来到了他的心间。

所以,很多证据表明,许多恐同者本身就是同性恋者,他们用激烈的恐同方式来掩盖自己的同性恋倾向。

五.对于教育的担心。

恐同者的另一个担心是:如果不阻止同性恋者,当他们变成神父,变成教师和幼儿园的阿姨或叔叔时,会不会对我们的孩子形成骚扰和不良影响?

之所以有这种意识,还是多年主流舆论妖魔化同志的结果。总是先看到同性恋的性,而不是把同性恋当成一个正常的人。妖魔的结果就是,给很多异性恋者形成这样一种印象:同性恋者就是一群永远在街心公园、公厕溜达寻找性伴侣,永远色迷迷地充满性饥渴的一群人。

一旦在恐同者的脑海中植入这样的意识,他们怎会不恐同?所以,关键要改变主流舆论这种妖魔化的暗示。

六.因为宗教。

基督教等宗教反对同性恋者,这是全世界的现象,所以许多宗教人士因为宗教的原因,很容易成为恐同者。


七.某些“中下层”体力劳动者。

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词来称谓这个人群更合适。总之,他们常常是这个社会不得意的一群体力劳动者,描述一下就是:四十多岁,可能是上个世纪的钢铁厂下岗工人,出租车司机等。许多人停止了内心意识和知识层面的成长,所以对同性恋者一无所知——当然,他们也懒得知道。

另外,他们社会地位不高,在经济转型大潮中普遍感到失落和茫然。因此,同志很容易成为他们发泄对社会不满的出口。就像在历史上许多政治运动中,同性恋被迫成为替罪羔羊一样,这个人群只是把同性恋当成反社会的一个借口和工具。

八.保守派们。

一切保守派们,政治、思想、文化领域的等等,都可以归结为此类。就像《南方周末》评论员李铁所恐同的那样,他们认为同性恋是一种新型的前卫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他们容易把同性恋和前卫、时髦、新自由主义等划为等号,而保守派们是要维护传统价值观的。

路漫漫,其修远矣。消除社会的恐同,同志族群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