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 Dec 29,2013
当宗教遭遇同志,你以为会发生什么呢,抵触、痛恨、憎恶以及谩骂?7月8日、9日云南平行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理解、尊重——和而不同。

一.观影活动(2011年7月8日 星欺五晚)

今晚8点,云南平行放映纪录片《因为圣经是这样告诉我的》(For the bible tells me so,2007),影片记录了5个有着同性恋成员的基督教家庭的故事,探讨美国社会中基督教与同性恋的关系。联想到到之前的吕丽萍事件,这并非轻松愉快的影片:困惑、愤怒、悲伤、绝望、希望、振奋……

放映完毕后,国际劳工组织武汝廉老师首先提出了自己的困惑,这些困惑其实是大部分非教徒的困惑,那就是为什么单单是同志这个群体被挑了出来,这种对少数群体的歧视以及迫害从古至今屡见不鲜,犹如希特勒对待犹太人,基督教显然对同志不算特别友好,至少在教徒中的大部分,认为同志是罪,又是为什么呢?武汝廉老师的问题一下子使朋友们七嘴八舌起来。

一位基督徒立刻做出自己的回答,“基督教里所说的罪实质上并不适合我们现实生活中法律上所界定的罪,圣经认为任何人都是罪人,在这一点上同志和非同志没有任何差别,所以不要认为我们说同志是罪人就直觉反映基督教是很不人性的宗教。”

另一位来自国际劳工组织的林红老师直接将该问题上升到理论层面,她认为,这种现象的发生更多源自“我者”对“他者”的恐惧,而正是这种恐惧使得基督教很多时候不认可不接受同志以及同志的各种行为,认为对方是一种“outsider”,主流既没有兴趣也没有意愿去接近、了解,更不用说理解与接受。衣服从这种观点继续引申。

也有人质疑,但为什么会在没有接触的情况下大部分的人尤其是一些宗教教徒会否定、抵制甚至于侮辱同志?武汝廉老师和一位朋友认为,时变事易,我们不可能用圣经中的观点完全的逐字逐句理解,若是如此,富人岂不是应该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奉献出来么?殷律师则认为,爱、平等、尊重应该是一种每个人拥有的内涵,不管是宗教各异、教派不同,甚至于民族、种族等诸多差别。

一位穆斯林朋友表现的很坦率,坦率到近乎尖锐,她直接表示“同性恋是一种真主无从宽容的罪,而且是一种道德败坏,一种社会发展的退化。”她的发言立刻引起哗然,她的坦率正如其他朋友的诚恳,所以立刻有人询问,“如果你的朋友或者是亲人是同性恋,你怎么办呢?”女生颇为难,“我肯定很纠结,一方面为他感觉遗憾,另一方面又挺理解他的。”——或许这就是在接触了之后的理解吧,不认可但在尝试理解。当一个虔诚的深受宗教价值标准洗礼的教徒可以出现困惑、犹豫、怀疑的时候,我们的交流、对话才有了真正的意义。

今晚的观影因为主要是非教徒参与,故此大家大多无从认可基督教对于同志的态度。但我们需要的不是社区内压倒性的对他种意见的摒弃,我们需要的是倾听、了解与尊重。在倾听了大多数非教徒的观点之后我们在第二天下午请来了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朋友过来分享他的观点。

二、对话交流(2011年7月9日 星欺六晚)

今天,云南平行请到的嘉宾是来自加拿大虔诚的基督徒科林。科林详细地阐明作为一个基督徒是如何从《圣经》的启示中看待同志的。他目光恳切,非常坦诚,认为:所有人在上帝面前是平等的,都是罪人,不分种族、性别、年龄、性取向等诸多方面的不同。

但是可恶的主持人发现时间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小时,她便发出了每人只能有两分钟提问的“苛刻”要求。显然,在座的朋友已经有了太多问题需要交流,这些问题有些平和,有些尖锐。而为元就成了第一个提问的朋友。

佛教徒为元师傅的问题是:既然上帝创造出了男人,又从男人的肋骨中取出一根造出了女人,那是否可以认为上帝本身就既男又女,上帝就是一位同志呢?为元的问题引起大家一阵善意的笑声。

科林颇意外,有少许窘迫,但依然坦率回答了该问题。科林认为:上帝是一切,而不是一切是上帝。正因为god is everything,所以上帝创造的男人中有一些女人的属性,女人中有一些男人的属性,这是上帝自己的安排,并不意味着上帝就是同志。

基督徒的光(light)对同志抱有一定理解,他认为既然上帝是像神的形象造了人类,那么说明神是最深爱人类的。而基督教的很热心教义应该是爱。相应的,罪只是一种属性,每个人都是有罪的。在圣经中提及同志的地方有6处左右,但提及爱的地方却不胜枚举,为什么要对这么多要求爱的言语漠然视之,反而对憎恶同志心心念念?上帝曾经说过,只有靠信,不能靠律法去真正地荣耀主。

光的话使得很多基督徒朋友心有戚戚焉。衣服在大家沉思的时候迫不及待地举手,想要发表自己的观点。衣服认为有两个问题值得商榷。其一,同志是否是一种罪?昨天的观影非常明白地表述了这样一个观点:同性恋是一种天生的状态,而非后天的选择。既然如此,认为可以改变同志使之重回“正途”就是无稽之谈;其二,同志是否应该悔改?既然是一种天生的状态,如何能够否认自然,而认为这是一种反自然、非人性?

光又情不自禁地对衣服的话进行了补充,他非常赞同一位兄弟对自己说的话:即使一个人是同志,那也不过是他自身与上帝之间的关系,不是他人与神之间的关系。任何人都不能取代神对别人进行评判。圣经上说,不要随意评论自己的兄弟。但是科林很快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们虽然不能评判自己的兄弟,但我们有帮助兄弟的义务。问题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同志是否是一种天生的选择还是后天的改变?只有在认为同志产生于后天的情况下才可能出现改变之途。

试问,同志究竟是天生还是后天呢?在背离了社会绝大多数人的共同性取向、面临父母、亲戚、朋友、社会等诸多压力与不认可,同志,天生抑或后天?或许已经是众人心中自明的答案。我们的交流也告一段落,时间所限,很多朋友没有能够发言。此时这已经不重要了,观点的完全对立没有改变融洽的环境,在最后,附上一个表格来陈述当日活动中的各位对待同志的态度。

支持:11(有基督徒)
理解、中立:15
不认可、中立:2(基督徒)
反对:0
尚未确定:0
总人数:2(基督徒)

当同志遭遇宗教,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不惧怕你的耶稣,我不惧怕你的安拉,我不惧怕你的上帝,我只惧怕你以上帝之名对我做的事……”。诸君共苦,诸君同勉。我们需要的只是大众、只是教徒彼此接触、了解、尊重同志,我们确实不同,但这种不同不是他者对同志态度粗暴的原因。和而不同,当与诸君共勉。

(注:本活动为云南平行7月份“主题文化月”系列活动的分支,感谢彩云天空提供场地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