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Dec 29,2012

首先声明,本期专栏不谈法律,我要说说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喜事。

2012年4月13日星期五,这个在西方人眼中颇带不详意味的“黑色星期五”,我和相恋十年的男朋友在荷兰注册登记啦!

且慢撒花,俺不是标题党,但标题里所说的结婚并非大多数中国人常理解的“领证”或“办事”,我们注册的只是伴侣关系,就是常说的民事结合,而非真正意义上的结婚。但因为在荷兰注册伴侣关系和注册结婚双方的权利义务是基本等同的,所以在许多荷兰人眼中它们几乎是一回事。

我和男友起初只是想挑个良辰吉日双方简单签个字作罢,但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是,市政厅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在荷兰无论是要注册结婚还是伴侣关系,首先要交250欧元手续费,其次双方必须要在有牧师和至少两位见证人出席的正式仪式上签字,而举行仪式的地点则是在市政厅内专供新人结婚的婚房!不仅如此,新人们还可以自己选择婚礼歌曲,仪式开始前15分钟工作人员会将几百米的红地毯一直铺到市政厅门口,市政厅的工作人员还会亲自在门口迎接!

资本主义小国都这么热情了,我们还有得选择么?我和男友商量后决定,虽然还是不打算大办喜事,但至少表面还是要看得过去,于是老早就请了十几个朋友,买了戒指,置了西服,定了酒店,前前后后竟花了1000多欧元,怎不叫人蛋疼?!

13日中午时分,我和朋友一身正装走到楼下,两个好朋友送上鲜花,一阵快门狂按。中年白人的出租车司机像看猴似的歪着脸打量着我们,估计送亚洲GAY结婚对他来说还是破天荒头一次吧。

一刻钟的工夫我们就到了市政厅的大门口,果然看到工作人员们在忙着铺红毯迎接,十几个朋友也陆续到场,有的手捧鲜花,有的手提礼物,一阵寒暄过后,我们被簇拥着走进市政厅,仪式即将开始。

我们邀请的十几个朋友,都是男友在荷兰结识的。

几个外国老头是男友在同志酒吧认识的,我能以家庭团聚的名义和男友在异国相聚,他们帮了不少忙。其余的朋友都是男友在荷兰求学时的80后中国校友,有男有女,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在毕业后在荷兰找到了工作,并通过高技术移民的方式最终在荷兰扎根,他们与传统华人社区不同的是,他们更加容易接受和包容新鲜事物,男友在向他们出柜后,他们非但没有将男友拒之千里,反而手捧鲜花和礼物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怎不叫人感动?

市政厅的婚房两面环水,落地窗后是方圆数公里Poel湖,红色的地毯,白色的天花板、墙壁和窗帘,装潢大方而简约,令人一见钟情。婚房靠窗的正中央是一张黑色的长桌,供新人和见证人签字之用;长桌后面是白色的致辞台,供牧师宣读誓词;与长桌面对面的是两把白色转椅,供新人就坐;新人座位两边则摆放着几十把摆放整齐的木椅,供宾客就坐,见证人则被要求坐在第一排。

仪式前后持续了20多分钟,先是牧师致辞,接着是新人宣誓、交换戒指和接吻,最后是新人和见证人在官方文件上签字。牧师是个高个子的荷兰白人,他的致辞有点意思,他说新人来自于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之一,他们却来到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之一来喜结连理,中国目前并不允许同性结婚,而荷兰却是个更加自由和包容的国度,无论是同性伴侣还是异性伴侣,都值得被接纳和祝福。

在所有人的掌声中,我和他在宣誓后深情接吻,没有顾虑,没有尴尬,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地自然。

这天,我们践行了我们爱情的承诺,从这天开始,我真正成为了他的男人。望着身边这个帅气的大男孩,再想想这十年来我们一起经历过的磨难,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男友轻轻地拭去我的泪,他的眼眶也红了,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一切的来之不易。

和许多中国的同志一样,我和男友10年前也是通过网络相识的,但坦白地讲,那时的我们对这份异地恋都没抱什么希望,一是因为认识那会我就知道他即将赴国外读书,两个人的未来难以看到什么交集,其次则是因为我们是非常不同的两个人。

我中等个头,其貌不扬,山东人的实在个性,内向、害羞但却敢爱敢恨。而国家篮球二级运动员的他个子高高的,表面强势却内心柔软,性格外向而简单,虽然这会儿身材已严重走样,但认识那会绝对是身材长相俱佳的帅哥一个。

无论是长相还是个性,我们都相去甚远,如果我们在现实中相识,大概永远不会相爱,但网络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东西,我们先是通过email和QQ联络,后来通信通电话,2002年劳动节那天,我们在长沙见面了。

我们在一起的头两年经常吵架,这大概就是常说的磨合期吧。他出国前辗转长沙、武汉和北京学习外语,无论他去哪,我都跟到哪,但他出国的日子还是早早地到来了。2003年,他前往荷兰留学,而我则在大学毕业后留在武汉工作。

时光荏苒,这一过就是三年。这三年里,他没有回过国,我们没有见过面,我们的感情仅靠着每天的视频聊天艰难地维系着。身边许多朋友都说我们太不现实,还笑称说军嫂每年还能探探亲,我们的跨国恋连军嫂都不如。其实我和他身边不是没有诱惑,我们不是从来没有过动摇,但我们最终都没有放弃对方。

因为工作并不顺心,我2005年辞职后理所当然也想到去国外读书,于是我们约好在荷兰相聚。2006年春节前,在分隔两地近3年后,我终于第一次踏上了荷兰的国土,在一所大学里读研究生。在一起的幸福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又是三年过去了。2008年毕业后,虽然我打算在荷兰找工作继续相守,但因为专业的限制再加上经济危机无法如愿,2009年年初我不得不回国,他则继续在荷兰读书。我们再次面临着分离,而这次我们却留给了对方一个承诺,他如果毕业后回国,我们则在国内相聚;如果能在荷兰找到工作,我们将来则在荷兰定居。但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别又是另外一个三年。

2009年回国后,我在北京找到一份媒体的工作,从小职员一直做到了部门总监,而男友则在荷兰毕业后找到了一份餐饮业的主管工作,成功拿到了荷兰政府的长期居留。

我再次面临着艰难的抉择。其实,两个人共同在北京生活也是不错的选择,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住在一起,不见得非要一纸婚姻去证明什么。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中国,放弃了我在北京的一切第二次来到了荷兰。因为我只是希望给我们长达十年的爱情一个可以生根发芽的机会,我不想因为错过而后悔一辈子。

掐指算算,我和男友虽然在一起十年多,但有将近6年多的时间是分隔两地的,回想这一路的艰辛,怎能不更加珍惜眼下的幸福?而在4月13日这天,我终于如愿和他注册登记了,为了这一天我等了太久,但回想起来无论再苦都是值得的。

尽管如此,不能在自己出生和长大的国度结婚,始终是一种遗憾,我深爱着中国,而这个国家却在不平等地对待像我一样千千万万的子民,怎不令人唏嘘?

今天,我写下我的故事,不是想显摆什么,而是告诉所有也许会读到这些文字的人一个道理,如果你单身,那么请不要整日抱怨同志圈内真爱难寻,因为真爱之路从不曾是坦途;如果你已找到了你的另一半,那么不论你们是异地恋还是跨国恋,请不要轻信他人对你们爱情的质疑,再苦再难也值得继续挺下去。
京ICP备1404733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