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Dec 30,2013

我叫岳建波,我是男同性恋,我曾经在未告知的情况下跟女人结婚六年。2012年3月29日,我和老婆离婚。



我跟前妻结婚六年,我一直压抑自己这么多年,而她过得也不容易,我想是时候分手了。前妻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比较传统、持家,除非我彻底跟她摊牌完全分开,否则她肯定不会跟我离婚;但是我害怕说了以后,万一她做出什么极端的事就不太好了。

3月20日,我跟老婆说我是同性恋,之前也说过,她不太相信;这次我说得很彻底,她特别难受,又喝酒,又说胡话,我说“你千万别崩溃”,然后等了两天她就变得特别理智,也特别开心跟我离婚。

我是从小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我原来在想,要不要编个谎话告诉老婆我婚后才知道,后来我一点都没有隐瞒,从小到大的事全给她说了,这样就感动了她。我跟她维持这么多年的婚姻,每天都想告诉她。但有时候我想,试着要个孩子吧,也许有了孩子家庭生活就好了,结果一试着过夫妻生活,我就萎缩了。

岳建波与妻子的结婚照


结婚这六年我们几乎没有性生活。刚结婚的时候也许一个月一次,到了以后甚至两年多、三年都没有性生活。老婆刚开始一直没说,她认为我是不是有病,而且我可能压力大、不好意思说,她一直在等我告诉她。现在,我说自己是同性恋,我说“我欺骗了你六年,让你等待了六年,我不想欺骗你一辈子。你现在还年轻,一定能找到对你好的男人”。

我们是协议离婚的。前妻什么都没有要,我家人给了她五千块钱,我妈得病(肿瘤)以后,我家借了很多钱。我和前妻关系很好,我给她钱她都不要,房子她也没有要。她什么都没要,就直接回老家平遥,然后又去太原帮她弟弟照顾建材生意。我听说她妈又重新给她介绍了一个人,她现在正在相处,她才27岁,应该有快乐的生活。


因为我们那只有星期四能办离婚手续,我和老婆从决定离婚到办手续期间还在一起生活了一个礼拜。那个礼拜是我们结论六年来最快乐的一个礼拜。过去我在最极端的时候,曾经连碰都不能碰她,但是跟她说了之后,我们反而自然而然地搂着看电影、聊天。我都没想到,她走的那一刹那,我流泪了;那种感觉就是一刹那的,根本控制不住;其实我很坚强的,我妈得病我都没流泪。

我现在反而有些怀念以前的生活,离婚后前妻跟我联系也有这个意思,她说我除了没有给她性生活,别的都还不错的。比如说,我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不抽烟不乱搞。我在跟前妻结婚前有男朋友,我们谈了五六年恋爱。他当时结婚了,我算“第三者”吧,后来他离婚了,我接着又结婚;结果现在他再婚了,我却已经离婚。


我前男友是1960年生的,比我大20岁,我就喜欢四五十岁的男人,因为他只有女儿,平时我都叫他“干爹”啥的。他对我确实挺好,他那时说我还小,要结婚;在我们热恋的时候,我男友帮我操办的婚事。当时我老婆跟他处的也很好,也叫他“干爹”,他对我老婆也特别好,他觉得咱们可以以亲情的方式融洽地相处,啥都不误也特别美好。

我父母也认识我前男友,我离婚之后告诉了父母,我说喜欢他、结婚、离婚这些事都是我的原因,跟“干爹”没有关系。另外,我妈在在得病前和得病后有相当大的变化。她以前有些要强,现在真的很理解我;她认为人在生命和同性恋之间,肯定生命是最重要的,只要孩子健健康康就好,不要去逼孩子。我父亲听我妈的。

我跟前男友多年来一直都有联系,我想如果他要是愿意的话,我还是愿意跟他在一起,不过他现在很难再离婚了。


我并不是在等前男友回到身边。我并不奢望那种天长地久的爱情,但我会努力去找。过去在婚姻存续期间,我也找过其他男人,其实就是那种炮友多一点,正儿八经的很少。当然,我找炮友并不1(肛交)。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看那种片(同性恋色情电影),看到1的特写,我就感觉不舒服。我前男友(“干爹”)曾想进去,我当时什么都不懂,就(让他)进去一点点,我觉得特别难受,就中止了。现在别说做了,就是看到那个(肛交)场面都觉得不舒服。

我不认为1是错的,只是不适合自己;其实我挺极端,有一段时间,我在公园找人不断地“叼烟”(口交),但就是不1。我们那有个老头73岁了,他特别老,一般人都不愿意理他。他每天就在公园转,跟别人聊天都能特别开心。他老婆瘫痪十多年了,那天晚上我说就成全他一次吧,要不然他挺难受的;而且我真没想到他勃起后还很不错、很兴奋。他说一个月都很难硬一次,没想到我能(让他)做到。

我认为爱和情是可以超越性的,甚至没有性。虽然我现在肯定不敢说,完全不要性,但我这辈子都不会做1,这可能也是我找男友的重要参考。我觉得如果他爱你仅仅是因为要跟你1,他并不是真正地爱你。如果你的爱足够强大,就能战胜性。

离婚了,一切都已过去。现在是我崭新的开始,我正跟“酷儿大学”纪录片训练营合作拍摄纪录片,就是把我的故事拍出来而已。我用了六年的代价,明白了不要欺骗女人跟你结婚。我觉得前妻挺伟大的,但是从我内心,她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亏欠她,假如我将来有钱的话,我还尽量会补偿她。离婚这一个月,我们还经常联系,我们仍然是朋友,她说可以当我的妹妹,我们是一种亲情关系。

我叫岳建波,我是煤矿工人,我是摇滚乐的乐迷,我是马拉松跑爱好者,我是男同性恋,目前我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