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 Jul 8,2014

反对同性婚姻的《8号提案》被否决后,一年时间不到,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从13而跃至18州。星星逐个亮起来,但美国人还是觉得这样太慢,于是决定在联邦层面推动全美同性婚姻立法。这不是要亮星了,这是要刷旗。

事情至此似乎顺畅了起来,自1976年即运行的全美最大的治疗同性恋的基督教团体“走出埃及国际”(ExodusInternational)宣布关门,主张让埃及的归埃及。更丑闻的是,其领导者钱伯斯自爆是GAY,如何走出埃及,倘若连上帝也是埃及人的话?已经不是倘若了。而唯一的“摩西”似乎只有摩门了,摩门教徒当即对已亡故的《八号提案》表示效忠,然而毕竟回天乏术,半年时间不到,摩门教聚集的犹他州成功亮起第17颗星。世界亮起来了,盲眼人还是大呼黑暗。

诚所谓魔门无边,回头是岸呀

2014年下半年,同性婚姻倒并无更多新星之例。美国人民政治商业双龙齐下,开始在同性福利上大搞配给,而企业更以利益为道义,积极创造LGBT的舒适就业环境。而同性恋者参政更如“浴后”春笋处处勃起,军方也大方掏出更为粗大的补贴、福利和假期,神州大地被一片祥和的基风沐浴着。美国至此改变其亮星策略,并开始逐步地擦亮星空了。

一向以“救世主”自居的美国很快推行其“彩虹外交策略”,开始以彩虹的名义参与别国。这其中固然有对彩虹的热爱,但是“彩虹外交”哪能只是彩虹呀,好大一块外交呢。美俄两国都硬了起来,但似乎谁也没找到谁的洞,正当全世界都期望着Gay America把俄罗斯掰弯的时候,性事似乎戛然而止了。当然美国还是有面子的,其很快对身患“直男癌”的乌干达宣布制裁,欧洲也参入其中,乌干达于是乎发扬越南精神,号召全民吃荔枝。

骄傲月刚刚过去,这一盛大的节日早已不是LGBT的专属,他成为了一种狂欢,即民主的狂欢。正如当年黑人平权,平权的只有黑人么,不,平权的是整个人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