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Nov 11,2015

黄健说我就是个普通人。他不做公益,也非名人,就安居在同志圈里悠悠度日。他有自己的爱恨和一些现世的小理想,偶尔牢骚,爱跟姐妹们神侃。他算不上迥异,但他有着能自明的生活。他说“我最大的骄傲,就是有一群爱我的人”。

 

现男友是我学长。因自小父爱缺失,我一直没有安全感,所以就很喜欢有胡子的男人。而且当时学化妆的学校里,就他一人留胡子。我就很自然地关注到他,他的每一动态。后来不经意听朋友说他对我也有好感,当时我还在清澈如水的年纪,对爱情毫无抵抗力。紧接着他请我吃饭,出去玩,两人不露心迹地持续了半年多。再后来圣诞节前后,那天是在前门,我们跟另一个女生在吃东北菜,猪肉炖粉条子,然后他就对我说咱俩在一起吧。这件事一开始我是拒绝的(笑),但后来不知怎地就答应了,然后就同居。后来想想这事儿可真不浪漫,东北菜,猪肉炖粉条子,“咱俩在一起吧”,就这么在一起了。到现在,也已三年了,而且他还是我的初恋。

 

但此前我是有女友的。

她也很爱我。跟前女友在一起时,我就知道我可能会喜欢上男生。我们在相处了四年,家里人都很喜欢她。这四年里,我们对彼此都太了如指掌,整个关系都化为亲情。她人可爱而独立,而且绝对惯着我。举个栗子,我的一个坏毛病是喜欢吵架时摔东西。但他们二人的反应都是相同的,就是会默默地收东西。她可能将来会知道我是GAY,而且我觉得她本来是能接受这种事情的,但因为爱,她不会接受我是这样。包括到现在她还是会感情用事,虽然我也流泪激动,但我知道过去是回不去了。

 

我家里有一猫一狗,猫是之前跟男友吵架时他送的。但他觉得猫咪不粘人,于是前阵子就又养了条柴犬,叫考拉。昨天晚上抱着狗睡了一夜,没跟我睡!但多亏养的是条小母狗,而且是直的,就母直母直的。我爱猫,猫不粘人,独立,跟我性格挺像,而且猫好养活。

 

第一年我生日,他给忘了。对,他竟然忘了。我前一天晚上还提醒了他,现在想想那时脾气太作,就自个儿在家怄气。他看我甩脸色就说那我走了,然后他转身就走了。我就气冲冲地玩英雄联盟,居然就一直输。一直到我整个人都快禁不住的时候。他推门进来,怀里抱着一束特别大的花,一个超级大的蛋糕,嗯,我们吃了两天都没吃完。而且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天他正好忘了带卡,然后刷的是我的卡!但我当时什么都不管了,只是人仰马翻地感动,把我什么刷了都在所不惜。

我很少有直的朋友,几千人通讯录里,除了我爸是直的。而他的通讯录不到一百人,他为了我基本不混圈儿,也几乎不玩软件。我上学时有一个密友,93年的,个子很高,人很富于妖气。一年多前他决定回老家发展,有一天他就突然在朋友圈发了个类似绝笔的东西,这时我才知道他跑到重庆的一个山上跳了下去。因为他得了HIV。但巧的是,他挂在了树枝上。后来冷静下来,他才打电话给警察求救。那晚我正在拍电影,我看到消息后就哭着给他电话,当时他还在树上挂着,而且他还开玩笑,说是不是蝴蝶把我托起来了,还是小倩的头发把我缠住了。他越是这样说,我就越哭得厉害。因为他平时是很乐观的人,然后人生突然有此转折,人就禁受不住了。

 

我跟家人关系也很好,甚至我妈会很自然地问我是不是GAY。但我一时还不会出柜。我学的是播音主持,大概19岁一毕业,就去了广州工作。因为工作不顺利,所以就想着来北京学化妆。现在的工作是给固定艺人,或者在电视台给嘉宾化妆。化妆的同事里,十个男的九个GAY,然后还有一个为了上位而被玩儿过的直男。我并不确定这个圈子是否给过我爱,但我在这里工作是快乐的。

 

毕竟朋友尤其姐妹是重要的。最近想着帮一个朋友做个同志的电台,然后我花了几千块买了设备,想重新做播音。我想见识更多的东西,在这个圈子里。因为我什么都不是,所以我什么也都不care。我不知道以后,自给自足就会让我很开心。而且活在北京,似乎也就是活在当下。将来我想开一个店,但说来是什么店我也不太清楚呢。

 

说实话如果工作或社交,我会首选同志这个圈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它,天然的亲近么。世界是努力和规则才有饭吃。比如名媛,其实名媛们也很辛苦的,他们像淋淋一样努力呢。特别是凭一张并不怎样的脸找到金主的,我最佩服了。因为年轻,所以我什么都想尝试,而且要抓紧。你看,现在是95的都老了。

 

说实话,虽然我觉得不太好,但我认为一个同志最重要的是钱和脸。然而也不全这样,我觉得人,总要有些不同的东西。比如我就最见不得人装逼。我喜欢一个人很内敛但是给人舒服的感觉,因为那是一种需要历练的气质。毕竟骄傲是别人给的,别人爱你,你才骄傲得起来。但骄傲也是自己给的,就是你要爱自己,这样也才能一直骄傲下去。


采访、撰文/方秉兰

摄影/小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