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Nov 18,2015

前几天我在一个活动上遇到了男神樊野,远远看着他和一群女人谈笑风生,整个人自带一片莹莹柔光,我怎么也不好意思过去跟他说话,没想到活动结束之后,他竟然主动过来跟我们每个人打招呼。回来后,我跟几个女同事说了这事,其中一个问我:樊野是受吧?

 

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樊野是攻还是受的问题,即便现在开始考虑,也无法得出结论,特别是当我得知某身材矮小的明星作家是个攻,某唱功夫主题歌曲的黑脸过气男歌手是个受,就再也无法仅凭外表分清攻受了。更何况,樊野看上去就是一副攻受皆可的模糊面貌啊。

 

可是在直人眼里,这个问题的重要程度仅次于性取向。当“直还是弯”这个问题明朗之后,他们紧接着就会进入下一个议题:“攻还是受?”

 

即便是一个对同志圈一无所知,连“攻受”概念都不知道的人,也会自然而然地想到这个问题,只不过会换一种提问方式。好多年前,当我跟一个高中男同学出柜后,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是男的那一方,还是女的那一方?

 

男女搭配,阴阳协调,这种模式已经植入到直人的意识深处,他们想不到还有其他模式的可能,所以一对同性恋人必定有一个要转换自己的属性,让自己嵌入这种模式之中。

 

我觉得,这种想法也是直男癌(或直女癌)的一种。

 

而且这种想法也不是直人才会有,在同志中,赞同攻受分明的人恐怕也占了大多数。这也不奇怪,就像拥有直男癌的不一定是男人,多数女人也是男权思想深重。因为女人生来就活在男权社会中,同志生来就活在异性恋霸权的社会中,要大家都提着自己的脑袋离开地面,摆脱环境的影响,不是容易的事。

 

可问题是,同性恋的存在,不就是在打破男女二元性别对立么,当你好不容易逃脱了异性恋这个笼子,以为自己从此自由了,可紧接着,又有人告诉你,基佬是要分攻受的,只有攻和受可以在一起,这就等于又进入了一个新的笼子,接受了另一种二元对立论吧。

 

你也许要说,整这种虚头巴脑的逻辑思维根本没意义,在实际生活中,基佬之间分攻受只是一个“可操作性问题”,不分攻受,在床上怎么弄(nèng)呢?总得有一方插入另一方吧?总得有一方主动另一方被动吧?

 

哼哼,不要以为这个问题会难住我。

 

有这种想法的人,抱定的就是只有“插入”才算性爱,这个范围会不会太狭窄了点?异性恋插入是为了交配,交配是为了繁衍,同性恋又没有繁衍的任务,为什么一定要插入呢?性爱有那么多种实现方式(不需要我列举吧?),何必非得往异性恋模式上靠?而且,就算要插入,要有主动和被动,这也不必固定成一种身份标签吧。可不可以这次是我主动,下次就换你主动呢?男生跟男生,本来就可以你插我我插你互相插来插去啊。

 

对不起,“插”这个字反复出现实在是有辱斯文,恰好我翻到N年前蔡康永做客台湾一档名叫《三只小猪》的节目的访谈视频,其中就有关于同性恋相处方式的问答。康永哥不愧是读书人,斯斯文文就把问题解释清楚了。

 

大概从第28分半钟开始问到攻受问题,节目请到的学生代表问蔡康永:“你们谁是投手,谁是接球员?”

蔡康永是这么回答的:“我觉得男生跟男生,好玩的地方应该是,很多事情都跟异性恋状况不同,那才是有趣的部分。男生是一种很动物本能的人类,人家说男生被下半身控制,很多时候是真的。男生常常在欲望高涨的时刻,就头脑不清,一旦结束之后就忽然觉得,‘啊?干嘛啊?’这样子。所以两个男生在一起,的确我不觉得有像异性恋那种明确的说主控权在谁手上。”

主持人天心不依不饶,继续问他,“那上一次是谁主动?”

 

蔡康永很镇定地作答:“我认为每一次都谈不上这件事情,就是没有主控这件事。”

我知道很多人都会默认蔡康永一定是受,希望这段内容会推翻你们的成见。

 

不光是蔡康永,在现实生活中,我也发现越来越多的同志摆脱了攻受的划分,不会特别在意对方是1(攻)还是0(受),只要感觉对了,怎样做都是好的。有些同志交友软件也很明智地修改了设定,在资料中的攻受属性那一项,除了“1、0、0.5”之外,还添加了一项“我不认同攻受划分”。

 

摆脱这层牢笼之后,你会得到更多的自由和可能性。想想看,同志圈本来就这么大,还要人为设限,把一半的人都排除在外,什么攻和攻只能做兄弟、受跟受只能做姐妹,这种陈词滥调可以休矣。

 

上面说到的“一半的人”也并不准确,因为如果坚持要划分攻受的话,在基佬界,绝对是受远远多过攻。这样就会造成那些其实还不错的小受们一片哀嚎,觉得竞争太激烈自己很难找得到男人;而那些渣攻们却洋洋得意,以为自己很抢手,其实根本就是歪瓜裂枣的货色。

 

另外,攻受划分还会造成一个问题:有些人虽然在床上是攻,但下了床就唯唯诺诺毫无主见性格被动;而有些人在床上是受,生活中却豪气冲天强硬霸道。那么你是更看重他的性角色还是性格特质呢?

 

攻受划分有这么多弊端,不过我也并不是要彻底革命完全消灭“攻”和“受”这两个概念。你得承认,基佬与基佬还是很不一样的,这一点光从内裤就能看得出来。有的基佬就是喜欢这种内裤:

而另一部分基佬就是习惯穿这种:

就像有的基佬声音就是比较细,就是喜欢翘兰花指,走路就是喜欢扭屁股,就是喜欢八卦,就是爱自拍,就是有一堆护肤品;而另一些基佬,就是喜欢穿运动服和跑步鞋,就是喜欢足球,就是爱研究电子产品和经济形势,就是不爱自拍,就是看不出来他其实是基佬。

 

同样的,一定有一部分基佬就是喜欢被插但不能插别人,另一部分基佬就是喜欢插别人但不能被别人插。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攻受概念还是有它的意义的。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择偶条件,这些概念和标签的意义,就是作为一项参考,帮助我们比较快速高效地择偶。

 

所以我写这篇的意思是说,攻受划分就只是一项参考而已,并不是多么严格的身份属性。你可以是攻,也可以是受,也可以既攻且受,还可以非攻非受,这都是正常的。千万不要觉得同性恋都已经是社会的边缘人了,自己不认同攻受配对又是边缘中的边缘,怪人中的怪人。这种想法完全是自寻烦恼。

 

谁说只有攻和受才能在一起?攻和攻,可以享受互插的乐趣;受和受,也可以参考拉拉的相处模式。甚至完全排除掉肉体,只来一场精神上的恋爱,也没什么不好。你比你想象的更自由。



文/肖毛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