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Nov 26,2015

「One of the luckiest things that can happen to you in life is to have a happy childhood.」Agatha Christie (1890-1976)


一个家庭是否「适合」抚养孩子,主要取决于这个家庭是否能为孩子带来幸福健康的成长,而和其他一切无关,包括这个家庭是同性恋与否。也就是说,我认为:对于一个孩子来讲,家庭教育环境在育儿教育上的影响远大于家庭组成结构。


因此武断地讨论同性恋家庭是否适合扶养孩子是不合适的,因为同性恋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个体和个体之间的教育方式也有极大的区别。在考察一个家庭是否符合收养标准时,双方的教育背景、经济状况、心理调查等硬性指标比性向重要得多。


作为心理学学者,尤其面对我关注的儿童心智发展的题目,我希望以科学严谨的态度,让数据说话,可能有助于我们放下偏见,更加清晰地看待这个问题。


记得我在英国硏究过一份关于同性恋家庭和异性恋家庭的调查报告,通过当地的领养机构,团队选取了 130 个家庭进行调查。其中 41 对男同(gay)家庭,40 对女同(lesbian)家庭和 46 对普遍的异性(heterosexual)家庭。被领养的孩子里,最小的 3 岁,最大的 9 岁,必须是被领养了 12 个月以上才可以参加本次试验。虽然不同种类的家庭孩子的年龄分布没有区别,但是在性别比例方面,异性家庭领养男女比例差不多,男同家庭更多领养男孩,女同家庭则更多领养女孩。



这个试验通过家长、孩子、老师三方,在具体家長育儿教育及孩子成长情况两方面进行了研究:


1. 家长育儿教育(parenting)


使用问卷:1. The Trait Anxiety Inventory; 2. The Edinburgh Depression Scale; 3. The Parentjng Stress Form. 三份问卷都是测量家长的心理状态,包括焦虑,抑郁,压力程度。分越高,问题越重。


面试问答:测量育儿质量,父母如何回应和面对孩子的行为,主要关注父母的温暖和自控(warmth and control)。


比如:在面试问答过程中,除了家长形容自己的孩子的内容,还有他们形容时的表情,声音,行为姿态,这些都包括在父母表达的温情温暖(expressed warmth),研究人员评分 0-5,越高越好。


此外还有及时敏锐的回应(sensitive responding),玩耍时的乐趣(enjoyment of play)等等。


家长孩子互动观察:

The Etch-A-Sketch task:用于观察主要家长(primary parent,和孩子相处最多的那一位家长,在异性家庭里通常是母亲)和孩子的互动。这个任务主要是两人一起画一个房子,但一人只能画竖线,一人只能横线。


The Coconstruction Task:辅助家长(coparent,和孩子相处较少的家长)和孩子的互动。两人一起搭积木房子。


再通过这些任务进行评分 1-7,越高越好。



2. 孩子的适应成长情况(children's adjustment)


使用问卷:1. Strengths and Difficulties Questionnaire (SDQ):测量孩子心理适应情况,外在和内在问题(externalising and internalising problems)给主要家长和老师填写,越高问题越多。2. The Preschool Activities Inventory (PSAI):测量孩子性别特征行为(sex-typed behaviour),分数越高,行为中就有越多的普遍意义上男性的行为举止。

通过这份调查的结果,可以总结出如下结论:


  1. 同性家庭的家长在身心健康方面比异性家庭更正面,更少的抑郁和压力;

  2. 同性家长在亲子教育方面(parenting)表现出更多的温暖、互动,更及时的回应,更少在教育孩子上有攻击性(disciplinary aggression);

  3. 同性家庭的孩子都更少的外向型行为问题(externalising problems),这类问题很大程度取决于家长的压力和心态,而非家庭组成结构;

  4. 很多人会质疑说是不是本身孩子本质的问题,其实不管哪类家庭的孩子,在被领养之前都有过一些程度上的早期的不幸(early adversity),但数据显示同性家长反而面对这些挑战处理得更好。

  5. 因为早期有很多研究都显示母亲在孩子成长和育儿教育方面重大和不可或缺得作用,这也是很多人怀疑 gay 家庭适合养育孩子的重要原因,但数据显示其实父亲很有可能也有能力抚养孩子;

  6. 家庭环境不同方面的因素(family processes)在育儿教育上的影响大于家庭组成结构(family structure)。

  7. 很多人担心同性家庭长大的孩子在性取向和性别特征行为(sex-typed behaviour)上有一些问题隐患,但这个研究发现孩子在同性或异性家庭成长过程中,性取向和性别特征行为並没有不同。这说明父母的性取向对孩子性别认同和自我性别认知(gender development)并没有影响。

  8. 以上的种种结论,很多其他类似研究也有相同的研究结果(Farr et al. ,2010a, 2010b;Golombok,2000, 2013 等等)。


以上的研究结果,并不是想说明相比异性恋家庭,同性恋家庭更适合抚养孩子。而是旨在证明,并没有任何一组数据显示,同性恋家庭教育下的孩子,比成长在异性恋家庭的孩子要差。同性恋不适合抚养孩子这个观点,大部分都来自于通过主观的猜测,没有具体的数据支持。



我们要认清一点的是,这些被领养的孩子,很多在原生家庭都有过不幸的经历。有的母亲有酗酒问题,有的父亲有犯罪记录,有的则被忽略(neglect),经历过心理虐待(emotional abuse)甚至生理虐待(physical abuse)。可见这些原生的异性恋家庭,给予了自己的孩子更大的伤害。所以,我们应该像衡量任何家庭一样,衡量领养的家庭是否能帮助这些孩子走出阴影,是否有能力给他们更好的生活,更好的家庭教育环境,更幸福健康的成长发展,而不是下意识地在一旁疑惑:他们会不会让孩子变成同性恋?


从文化心理学角度出发,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这份调查来源于英国,作为全世界对于同性恋最开放的国家之一,以英国背景作为研究的结果,可能在我們中国本土会有不同。当中的不同,很有机会是來自社会的偏见和对固有社会文化的思考,从而对孩子造成的影响。

但这份调查依然对于我们来讲有很大的引申意义,起码证明了同性恋家庭在扶养孩子方面本身不存在问题,而其实很多父母的压力,是造成孩子问题的一个因素,而这个因素并不是来自于家庭结构,而只是来源于外界。如果是舆论压力导致了同性家庭的一些问题,而我们又理直气壮地说:「同性恋家庭天生就不适合领养孩子」,是社会文明的悲哀。


在孩子的幸福健康成长(A happy childhood) 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是家长对于孩子的爱与教育,而不是性向。


本研究的文献:

Golombok, S., Mellish, L., Jennings, S., Casey, P., Tasker, F., & Lamb, M. E. (2014). Adoptive Gay Father Families: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s and Children's Psychological Adjustment. Child Development, 85(2), 456-468.


文中还提到的几处文献:

Farr, R., Forsell, S., & Patterson, C. (2010a). Parenting and child development in adoptive families: Does parental sexual orientation matter?Applied Developmental Science,14, 164–178.


Farr, R., Forsell, S., & Patterson, C. (2010b). Gay, lesbian,and heterosexual adoptive parents: Couple and relationship issues. Journal of GLBT Family Studies, 6, 199– 213.

Golombok, S. (2000). Parenting: What really counts? London: Routledge.


Golombok, S. (2013). Families created by reproductive donation: Issues and research. Child Development Perspectives, 7, 61–65.


苏德中 剑桥大学心理学博士/幸福创客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