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Dec 4,2015

崔子恩有一部短片小说叫《舅舅的人间烟火》,获得过“德国之声文学大奖”。

故事里面的“舅舅”是一个颠覆传统的男性。他美丽清秀,遗世独立,生来面若桃花,甚至呼吐出的气息都带有一股奶与花蜜混合的香甜。舅舅历经艰辛,成为三角城史无前例的第一位长把柄的蜘蛛女(纺织厂工人)。

舅舅不负众望,为比所有女生都擅长平衡木和跳马的男孩王正特制了一套女子体操服。他精巧地在内裤中设立了一个储存小鸡鸡并把它向小屁股拉紧后扣死的装置。从而化名王小花的王正夺得城运会女子体操比赛的金牌。


舅舅,如玛利亚一般善良的舅舅,为世所不容。一群中年女工推翻了他在棉纺厂的厂房后盖的茅厕。中午在毛纺厂的饭堂,吃饭的时候,人群取笑他,将他扒个精光。

亲友将他从家里赶出去住,以为他好的名义,背着他报名电视台的相亲节目。

舅舅啊,美丽善良的舅舅,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

 

为什么男人就不能纺纱,编织,刺绣?

在非洲广阔的草原上生活着金色的织巢鸟,雄鸟擅长编织,,鸟挂在枝头如同一颗硕大的泪珠。



澳大利亚青年Phil Ferguson,从去年8月开始自学并迷上了钩针编织,平时他的工作是“汉堡和钩编”,于是他将这两个任务结合起来。这样,我们可以看到一系列的食物帽子。他创造的有汉堡帽子,有热狗帽子,等等,看起来超有趣。



德国男设计师Sebastian Schönheit使用巨大的织针和超级粗的纱线手工织了一条纯白的大毯子。恩,肯定用起来很累。



大洋彼岸,美国芝加哥的两位行为艺术家,十七年的基佬伴 Miller & Shellabarger 则通过针织来表达对于同志关系的一些观念。

自2003年起,Miller & Shellabarger开始共同编织一条粉色的腈纶毛管。共同编制这条粉色管道发展成为他们在公共场合的一件行为表演。



至于这条长长的粉色管道象征什么,恩,有人说像萎靡的一条长长的JJ,有人说代表连接他们彼此的脐带。

17年的相遇,Miller 与Shellabarger在此时间中将彼此的人生,艺术,身体紧紧联系到了一起,再也没有分开过。他们创造的一些列作品的母题似乎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探索人与人亲密关系的状态,从出生到老死。


无题(缝在一起)2006


Miller 与Shellabarger在众人面前将彼此的衣服缝在一起,然后再将缝合线剪开。



无题(床笫之间)1999


他们俩穿着一样的睡衣,通过黑暗的走廊,爬上一条透明的床垫,平盖上白色床单,之上是特制的合金框架床,从下面照明,他们共同被缝合在床单之间,成为彼此蜷缩覆盖的侧卧姿势。



残屑1994


他们俩,面朝同一方向,边靠边坐着,Miller面前有五百支铅笔,用半英寸长的手工削笔刀削铅笔,Shellabarger面前有五十磅的胡萝卜,将它们削至长半英寸、直径半英寸。他们削出的残屑留在脚边,表演最短持续了三小时。



有趣的是在采访中,他们讲述到,欧洲的观众没有人没看出来他们俩是queer的事实。但在美国,往往有观众抗拒他们是queer这点。他们会被认为是朋友,并且当观众被告知这一点的时候也会持不相信的态度。往往他们认为queer就一定是没有男子气概的。这完全是刻板印象作祟。

通过他们的一系列图腾般的艺术创作,我们似乎可以感受到这一对极品基佬伴的亲密。


 

题外:

好基友还在上学,最近在宿舍专研编织技术。一日,正在织围巾的好基友被同校某体育系伪直男撞破。

伪直大惊,速速向好基友讨教编织技巧。

“啊,真巧啊,原来你他妈的也会织毛衣。”



文/伶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