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Mar 18,2016

“大二的时候,我在人人网上认识了一个基友,我在北京,他在武汉,我们长距离好了一年多。中间我们还是保持联系,我差不多每周或每两周都会跑去武汉见他。放暑假的时候我会去他家玩,我们住的很近,他在柳州,我在桂林,我跟他爸妈关系很好。后来,我发现他找了别人,为此我们就吵架了,我还上他家闹过,跟他爸爸坦白了我们的关系,等于说就把他给出柜了。

从那之后他就再也不理我了。有一次我跑去他学校找他,我们在一条湖旁边吵了起来。当时我特别无助,吵着吵着我就有点万念俱灰,然后一头扎进了湖里,当时他扭头就走了。在湖里的那一刻我真的想要寻死,一心想要往下沉。后来,有路人报警,然后消防车,警察什么的就都来了。上来的时候看见他还在,警察两边都在抚慰,我想去跟他说话,但他依然不让我走近。

这件事还上了当地的新闻,但新闻的标题是武汉音乐学院的男学生为女友跳湖之类的。我觉得我当时真的挺幼稚的,也不该做那些傻事。但我那时候恋爱起来就是很疯狂的那种。分手之后的一年里,我一个人走了二十多个国家,想要走出这段阴影。中间还是很想要他回来,但时间越长,慢慢地我就成长出来了。

我们现在还是朋友,过段时间我可能会去德国找他。

 


“你是一个爱看GV的人么?”

“以前很喜欢,年纪大了之后就少了,现在大概一个月也看不到一次,工作太忙了。以前几乎是每天都看,觉得GV上怎么都那么会玩,身材也好,器具又大。因为看的太频繁,一度以为自己是不是上瘾了。担惊受怕了好长一阵子,后来工作实在太累,看着GV也能睡着的时候才安心。”

“你觉得你多数的性技巧是自通还是源自看GV?”

“性技巧大多是自己探索的,也有是伴侣教的,GV上的也只是看的时候意淫一下,等实操的时候又来不及想起。GV对我来说更多的是感官刺激,教育的作用很有限。”

 


“2014年初的时候,我和男友谈到了创业,原本只想两个人开个餐馆,每天忙忙碌碌,偶尔三五好友聚在店里谈笑风生。但因为朋友的一句话,我们想到了视频直播平台,于是就有了自己的网站Pride傲娇网。它是中国第一家专属LGBT人群的视频直播娱乐平台,皆在为LGBT人群提供展示才艺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