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 May 25,2016

今年春天,我们做了一本同志文学的专刊,十五位作者,近三十篇文章,共计十几万字的内容。我们把这本专刊叫作《异色》,但整体设计却是白色为底,封面上“异色”的字样,我们则用UV把它做成了透明的。 


 这是国内第一次同志文学的结集。但同志并非只是男同志,而是所有非传统性与性别设定的自主个体,虽然说是同志文学,但在集子中我们并没有使用这一疑义诸多之词,我们只称其为“书写”。在这里你会看到跟你一样的人,看到他们用书写来记录、表达、创造的一切,这里的每一页都是同你一样的生命,但你却很可能从来不知道他。


我们唯一要保证的就是作品本身。十五位作者中,有青年作家,有知名媒体人,有诗人,有艺术家,有学人,有翻译家,有电影导演,更有不以文字为业的真诚书写者,他们的作品,有些甚至写于九十年代,在漫长的岁月中,此类的文字作品都很难得到正式的出版,但我们现在把它们编在一起,虽然是地下出版,但我们终究已能到达地面。

作品的选择上,在书写所要求的必要的品格下,我们尽可能地宽大。你会看到不同风格的作品,但它们都同样的优秀。提到同志文学,似乎只是同志小说。但这本集子里,你会看到翻译、诗歌、散文、自述乃至评论,在能到达的范围内,我们尽其所能地给每个作品以最合适的位置。



无人阅读的年代,我们甚至比往常更加急切地需要书写者,因为在社群内部,书写本应占据的位置空落了,但这果真是因为我们并无优秀书写者的缘故么?我们相信这本专刊,会给你一个明晰的答案。

我常想,第一本同志文学的集子会是谁来做呢?会有人来做么?果真有足够优秀的作品可以让我们收录么?但当你真正去观察你的周遭,你会发现,那些并没有被发现的写作者,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他们的写作。M·福柯有言,“写作即意在成为异乡人”,生下来即是异乡人的性少数群体,因写作而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异乡人,但这两个异乡人是如此之亲昵,以至于他们简直是家人。

那么欢迎你来到这里,异乡人,欢迎你来到这里并成为我们的家人。







杂志限量免费订阅

运费需自理

扫描二维码



编辑/苏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