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Oct 1,2016

我以为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其他人身上,以前觉得这也太挫了。

然后自己去年暑假回家的时候,就被妈妈撞见在自己床上打灰机的样子。

我初中的时候就学会打灰机了,床底下扔满了纸巾,可那时候懒,擦完就往床底下塞,第二天通常就忘了。有时候会清理出来,但有时候我妈打扫卫生的时候会发现,但也没说什么,大概觉得我可能擦鼻涕啥的吧。

回头想想,有几次梦遗的时候,床单上有印记,我妈洗床单的时候也应该能看到,但她从来不过问。

去年暑假回家,我通常不在老家约P,打开软件也都是二次元的小屁孩,觉得没意思,人也不多。所以在家都是靠自己双手解决,我在学校的时候有P友。去年年初我们家买了新房子,我妈把带卫生间的大主卧留给我,他们住小间。他们老说等我结婚的时候再好好装装。我过暑假回去的时候才第一次见到新房,房子的事我从来不管。他们是等我回来之后一起搬新家的。

以前在老房子打灰机的时候都通常会注意门有没有锁好,加上楼梯是木的,有人上来会听见声音。搬到新家是瓷砖地,我妈走路又没声音。有一天早上,那是我回来前后快一个星期没打了,胀得厉害,我就把毯子掀了就开始。我记得睡觉的时候是锁了门的,潜意识大概也觉得很快就完,纸巾也铺在肚子上了。

然后我打的时候喜欢闭着眼揪自己的R头,正上下其手很激烈的时候,我妈推门进来了,我当时一下就把被子扯过来,脸唰一下就红了。其实在我睁眼看到我妈的时候她已经转身了,没看见她什么表情,然后她把门带上说“起来吃早饭”。我当时想完了完了完了,待会儿要怎么面对。靠,宿舍这么多人我都从来没被抓包过,回来却被我妈撞见。

我就起来洗漱,满脑子想着待会怎么出去面对我妈。洗完之后我就去客厅,发现我妈不在,她房门开着,里面也没人。我喊了几声没应,人出去了。我舒了一口气,就赶紧吃完饭回自己屋看电视。

到中午的时候,我爸先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叔叔回来,叔叔进屋跟我聊了几句,然后我妈也回来了。她表现出一幅啥都没发生的样子,洗菜做饭。中午吃完饭之后,家里就剩我和我妈了,我在自己屋看电视玩手机,她在外面收拾。那一天真的很尴尬的,我们几乎没说话,到第二天的时候才正常起来。那几天都是吃饭的时候我们才面对面,我们私下谁也没说这件事,就当做这件事没发生。

但我妈应该会觉得我揪R头这件事很奇怪吧,哈哈哈。幸好她没看到我S精的样子,不然这阴影面积会更大。

我妈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很早就嫁给我爸了,我应该是我爸之外她见过的第二个男人了吧。

从那之后,我妈就再也没有推门进来了,现在她都是一边叫我名字,一边过来,算是提前跟我预警。 

那次被撞见之后,我觉得她开始把我当大人看待了吧,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她不怎么管我了,不像之前那么对着我唠叨。还有现在回去,她会经常弄很补的东西给我吃,老母鸡汤,鸽子汤,山药炖猪脚啥的,样样都放枸杞,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可能会觉得我老这样对身体不好,但又不当面跟我说。也搞不好她已经跟我爸讲了,我爸懂这些。

我现在回家很少在床上打灰机。一般洗澡的时候,或站着对着坐便器来快枪,直接冲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办法在打的时候不想起我妈这件事,纠结了一段时间,慢慢后来也习惯了,总不能不打了呀。以前总觉得把性和父母联系在一起是特别羞耻的事,现在想想还好,都是人嘛。

讲述/小参
文/小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