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Oct 10,2016

今天两个东西,第一个是避孕套。

公元17世纪英王查理二世的御医Condom医师发明了男用保险套。它的原材料是小羊的盲肠,最佳产品的薄度可达0.038毫米(现在的乳胶保险套一般为 0.030毫米)。这在当时是一件轰动全球的大喜事。Condom医生凭这项发明获得了爵位,他的姓氏也成了今天避孕套的标准称呼。当时的贵族们苦于缺乏合适的避孕工具而经常被私生子搞得头大,避孕套的诞生无形中促进了贵族阶层的性解放,英国的屠夫们白天忙于宰杀牲畜,而到了晚上又忙于制造避孕套,但是避孕套因为制作成本的高昂,始终让人难以消费,同时大量的平民阶层始终处于性压抑的阶段,并没有避孕的需求。

到了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以后,人民的荷包鼓了,也有更多自由支配的时间,以性为主题的社交活动开始盛行起来,18世纪英国的圣詹姆士公园对公众开放,白天年轻人、婚外恋在这里幽会,晚上就是失足妇女和同性恋的地盘,日夜笙歌,卖套套的就在附近大街上摆摊设点,有需求就有供给,这个是真理。绅士一点的就到咖啡馆、酒吧等公共场所买,套套基本是全手工制作,不但限量版,而且挺贵的,买的人一般舍不得乱丢,用完洗洗,下回接着用。


早期避孕套是这个样子

到了18世纪后期资产阶级的兴起,性观念又变得更为开发,还出几种“热”:一是脱衣舞热,二是强奸热,三是幼女热,四是SM热。人们在高喊革命的同时也享受性自由。最显著的就是萨德侯爵(就是SM当中S一方的由来),这哥们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巴黎的一家妓院完成了轰动世界的《闺房哲学》,大革命解放了人的思想同时也解放人的身体,这一时期巴黎甚至出现了为男性提供性服务的男妓。直到今天,夜晚的塞瓦斯托波尔大街依然挤满了妓女、花花公子和渴望邂逅艳遇的人。

 1839年查尔斯·古德伊尔发明了橡胶硫化处理技术,并投入实际应用,这个今天我们见到的避孕套已经没有区别了,除了厚度上可能会差一点,但你以为从此避孕套就走向寻常人家了?Naive。随着20世纪欧洲的衰落美国的崛起,避孕套的前途命运又变得坎坷起来。美国有个哥们叫科姆斯多克,没读过什么书,内战在联邦军当过兵,战争结束后这家伙也失了业,住在妓女的天堂“田德隆区”,他不怪自己找不到工作,而怪这些人搞坏了社会,开始扮演蝙蝠侠维持秩序,到处逮捕他认为犯了罪的人。他这么瞎折腾,倒是引起了一些保守主义企业家的注意,其中包括高露洁和J.P.摩根,一堆人出资成立了个什么“纽约取缔不道德行为委员会”,他来任秘书长。 1873年,最腐败的美国42届国会,因为党争,在格兰特总统上台之前,议员们突击通过了一大堆自己都没看过的法案,其中就包括“科姆斯多克法案”。


一战时美军的海报提醒士兵要预防性病

在当时的美国,这么一个宣判“任何形式的避孕行为皆为犯罪”的法案竟然得到了通过。避孕竟然将获刑至少6个月!虽然很难相信,但这件事真的就发生了,被判罚款和劳役的前后有2900多人。这样一来避孕套就只能在黑市流通,人们使用安全套的意愿也降低了。这就产生了巨大的后患。时间到了一战,上百万的美国大兵登上法国的土地,一次世界大战的堑壕战使得欧洲青年男性人口大幅度减少,而精力旺盛的美国大兵们也迅速堕入风尘,尽管当时美军配发了一种带有磺胺的小药袋,并且要求士兵在“战斗”之后将药物注入尿道,但这中隔靴搔痒的方法还是控制不住疾病的蔓延。当时还有一种奇怪的谣传,传闻当自己得性病以后只要找一个人传染出去,症状就会消失,这使得在1917-1918的两年里,大概有38万美军被诊断患有性病,平均当时每天都有大约18000名士兵因为疾病而无法执行任务。

这种问题同样发生在日军身上,1918年由包括中国在内的14个国家出兵干涉俄国革命,其中日本出兵的人数最多达到7万人,1918年6月,各国联军占领了曾经是中国领土的海参崴,联军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宣告对这座城市的占领。在此以后,日本军队开始了野兽一样的行为。他们无所不抢,一旦遭到抵抗就会杀死抵抗者。他们疯狂的强奸,被强奸的俄国妇女已经无法计算,这简直就是1937年南京的提前版。 由于日军的行为太过火,以至于7万多军队中,60%的士兵都染上了性病,这造成日军战斗力的严重下降。


二战时日军也配发了避孕套

显然美国人在之后学聪明了,二战爆发之后,美军显然在处理性病问题上有了一定的经验。美军把安全套变成士兵行囊中的必需品。士兵还可以在24 小时营业的驿站里用10美分买到三只装的避孕套。不仅如此,美军还将性感女郎的形象和性病的警示放在同一张海报里,以此告诫士兵要安全行欢。1942年,美国红十字会在伦敦西区开办的一家“彩虹俱乐部”,这里是美军寻欢作乐的大本营。俱乐部通宵供应食物,巨大的舞池可以同时容纳1000对舞伴跳舞。这里还有一个弹子房,一个自动唱片点唱机,一个擦鞋廊,但美军官兵最常光顾的是“预防中心”,因为这里从1943年起免费供应避孕套。此后的两年里,避孕套成为伦敦西区街头一道独特的景观,每天早上,清洁工都能捡到成筐的废弃避孕套。一位美国大兵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我们正在开辟‘第二战场’。我无法描述海德公园夜幕降临后的情景和声音,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巨大的‘性战场’。”在1939年到1946年期间,美国安全套产量直接翻了一倍,随着美军在二战后在世界范围内的驻扎,廉价的安全套才真正进入到寻常百姓家,直至今日出现在我们的手中。

第二个东西是飞机杯,关于自慰器出现已没有明确历史可考,但是飞机杯的出现却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战争狂人希特勒,小胡子向来以保守主义著称,在纳粹党取得政权之后,就在德国国内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国家社会主义运动,包括关停和打击国内的红灯区(不要问我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相似),总之为了迅速扭转社会风气,小胡子穷尽各种办法,这一时期德国的暗娼几乎被消灭,但是士兵打仗还是后勤跟得上,其中也包括了性服务。1940年德军占领法国以后,德国军用妓院迅速成立,它们是由由军方在民间广泛设立的妓院,通常由民间旅馆或该国既有妓院充公改建而成,至1942年有五百多所军用妓院。1941年,德国陆军总司令冯·布劳希奇提议年青士兵每周需有强制健康检查已防止性疾病。法国妓女亦有定期的健康检查。


参加飞机杯测试的德军士兵

但是一方面军用妓院的出现依然阻止不了性病在军队内的蔓延,造成非战斗减员让人力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德军无可奈何,另一方面战火蔓延到东线,艰苦的环境下不可能在设立专门的场所为士兵提供服务。于是希特勒下令研发一种便携式的器具以供士兵使用。通过图片我们可以看出这种军用自慰器有一个类似于防毒面具筒的保护外壳,甚至还有涂装了至今依然风靡军品界的德军绿。杯体内部的填充物呈肉色,目测跟现在的飞机杯没什么太大差别。不但如此严谨的德国人还招募了一个测试小组来测试飞机杯的效果,自然是得到用户的一致好评。德国工程师巧妙地使用软树脂来制作飞机杯的内购, 不过软树脂弹性较强,如果让自己的“丁丁”直接与软树脂摩擦的话会非常痛,仿佛身体被掏空了一般。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大多数飞机杯的制作商在采用软树脂材料时多使用塑化剂,并将杯口口径调大,内部再以海绵等叫柔软材质衬托,从而达到对“丁丁”的保护,同时也能增加快感。


博物馆里展示的初代飞机杯

战争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科技的进步,战后的今天飞机杯已经不是过去的一个全手动的金属罐子,它有了五花八门的外观以及各种各样的结构,我就曾经看过一种同时可供两个人玩耍的飞机杯,那瞬间我的双眼都湿润了……

文/王大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