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Nov 4,2016

我知道,有些人对你有好感并不是对你有情感上的好感。我这人容易想得多。

他是我大学同学,但比我小一级。他是大学里一个体育老师的侄子,平时住在体育器材的仓库。那个仓库很大,里面有个独立的房间,还有卫生间。应该是叔叔的关系,所以他不住宿舍,而是一个人住那个仓库里,我们都很羡慕。

我上大一的时候,他还没有来。大二的时候,他就出现了。因为篮球场就在我们宿舍对面,起先看他打篮球的时候没觉得他帅,脸长长的,腿倒是也长长的。我时常会带着耳机站在阳台上看他们打球。我自己从来不打,就听音乐看书。那时候我喜欢班里的一个男生,痞痞的,老招惹姑娘。但后来因为这个男生的出现,我的重心慢慢开始转移了。变心也挺快的。

那个新来的男生我叫他L吧,黑龙江人。我们在食堂的时候会经常遇见,他看见我的时候会给个微笑,因为他经常看到我站在阳台上看他们打球。其实我更喜欢看男生们踢球,你知道的,他们的腿更粗壮一些。

无巧不成书,有一次我们共同站在窗口等瓦罐汤,我们要了同样的茶树菇排骨汤。汤好了之后,他示意让我先端走。一边说,他给了我一个让我又开始胡思乱想的微笑。笑得很阳光,牙齿很白,很诚恳,简直笑进我心坎儿里,我就“咯噔”被击了一下。当我坐下的时候,我很希望他也端着餐盘过来,但又不想让他过来,因为我肯定会露怯,我只要对谁有情爱方面的好感,我整个人就会不自然。

最后他没有过来,去了一个跟他一起打球的一个同学那,那个同学身材很好,打球老光着上身。但人长得特别脏的感觉,头发也老是油腻腻,还有满脸痤疮。多年后在同学会上看到他的时候整个人就变了,可帅了,但这是后话。

那次吃完饭之后,我回宿舍休息,看了会书,听到外面有篮球的声音我就会凑过去看看,是不是他来打球。这些男生一有时间就会打球,但我完全没有体育基因,只有跟女生八卦的基因,但要是要我跑步的话我却很能坚持,就是懒得跑。然后天天发春梦,希望有个男朋友出现,大学的生活真是太枯燥。

我很早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恋,可能我的成长环境里没有对同性恋的压迫或不好的评价过,好像大家都不会谈论这件事,只知道让孩子用功读书,好好做一个孩子。我哪怕上大学了,大家也还是把我当孩子。唯一有一次在饭桌上,有个表弟谈起来张国荣,我爸说个人有个人的生存方式,同性恋这种事很多都是天生的,既然没办法改就让他们好好生存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我很希望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也是同志之后也能这么开明吧,但我对此挺乐观的,我跟我爸妈关系都很亲密,应该不会在我出柜之后鸡飞蛋打。我想在生活更稳定,更独立一些的时候再跟他们出柜,我一直相信他们是很疼爱我的。

回到大学校园。他后来在下午的时候来打球了,那天下午我没课,我一听到他的声音就起来,但又不想一下就出去,让他觉得我在等他来一样。我就开始翻一翻杂志,那时候我特别爱看时尚杂志,虽然没钱买高级护肤品,但看看广告也蛮过瘾的。真是越看,人变得越Gay。

看了整整15分钟之后,我对着镜子照了照,然后拿着MP3去阳台,手里拿着进阶英语,假装站在那,结果MP3已经没电了,我就一直戴着,假装还有电。他看见我,就跟我挥了挥手示意打招呼,我也点了点头。这是我们第一次这么正式地打招呼,我在阳台,他在下面。

然后从那开始,我们在食堂或在球场的时候我们就直接开口打招呼了。到后来他会跟我坐一起吃饭。我记得第一次坐一起吃饭的时候是我主动抱着餐盘过去,那次他一个人坐那,看我进来的时候跟我“嗨”了一句,然后我就顺势跟他坐一桌吃了。我记得当时一边吃一边看手机,手机滑倒地下去了,我蹲下来捡的时候看见他的小腿,非常性感,很结实,带一点毛茸茸。心理小窃喜了一下。

之后我们的关系越来越近,我就下去看他打球了,偶尔也会抛一抛球,但不会真正参与。一天天过去,我的脑海里他的样子就越来越深,慢慢就喜欢上他了,也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对我很好,别人逗我的时候他会帮我解围,时不时还送点东西给我吃。那段时期很快乐,没事儿我就去他宿舍玩,尤其周末,躺在他床上玩手机,他在电脑前玩游戏,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然后一起去食堂吃饭。当时还有一个跟我们一起玩的同学,但这里就不讲他了。我们三个天天缠在一起,他走哪我就跟哪,还一起看AV。

但我发现他对AV不像其他男生那么热衷,误会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那次寒假回来还没有开课,我在他宿舍玩,我这人很爱看色情的东西,AV我也看。在他那玩电脑的时候看到桌面有之前那个同学留下的AV文件夹,他就在那看书。P.S他戴着眼镜的时候特别帅。然后我就点开AV看,他说AV有什么好看的,那么无聊。我就逗他说要不看GV。他把书放下问我有么,他说他没看过。

Bingo!

当时我自以为是。他没问我是不是同志,我也没跟他们出柜。他可能觉得我是一个阴柔一些的男生而已吧。看他好像挺感兴趣的,我就说我室友那有(其实是自己有一个T),然后我就回宿舍拷了。心里把GV里那些基佬给别人看GV,然后搞到一起的桥段想了一遍,有点血冲脑门。

然后一路疾走到他宿舍,打开就一起看了,他看着还挺激动的。看的过程中可微妙了,总觉得我们看着看着会搞起来。但他一脸平静的样子半蹲在我后面。我自己其实已经受不了了,双腿交叉,故意放手腕在怀里压一压下面,生怕被他发现。

看着看着我就问他有感觉么,他说还好,我一听还不错,就问他看硬了么。他一下站直“开玩笑,怎么会。”我一看,瞥了一眼他下面,好像是没什么动静。然后我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了就伸手去摸了一下,他就“喂”一下弹开了。手感很软,很温暖,他当时穿了条卫裤。

然后他就问我是不是Gay哦,我笑了笑没回应,继续看GV。然后他又凑了过来。其实整个过程我都没什么心思。

然后就两个男生直勾勾在看GV,他看得很入迷的样子,过程中我们都很安静,但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心在砰砰跳。

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就回床上躺着。我看他不看我就关了。他说“你说男人跟男人玩有那么爽么?”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以为他是在发讯号。我就说“你可以找人试试啊,跟你一起打球的Z不挺好的么。”我开玩笑。“呃,想都不敢想,丫长得忒磕碜了点,跟你还差不多。”一边说一边拿起了书接着看。

然后尼玛空气就凝滞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接。

“我去,开什么玩笑。”我当时就退缩了,说出这句话之后也蛮懊恼。

然后他接着看书,我接着上网。到了饭点的时候,我们计划去外面吃饭,去了一间川菜小馆,吃完之后我们就回来了。还继续去他宿舍呆着,他到点玩游戏,我躺在他床上玩手机。时间很快就到十点多。本来一直打算回去,趁浴室关门之前去洗个澡然后回宿舍睡觉,结果拖拖拖到过点。他让我要不在他这洗,洗了再走。我就觉得好吧,然后就去洗了。关浴室门的时候他开了句玩笑:“洗干净点儿啊!”

“去死!”我应了句。

洗完出来之后,我又坐那磨磨蹭蹭。他说他想要看刚下好的速度与激情,我就跟着看,结果越看越不想停,最后坐在旁边看到了快十二点。

看完之后是他留宿的,我也就答应了,然后开启了我“耻辱”的半年纠结。

是的,我们发生关系了,但没有10,他也不是同志。

躺床上的时候他开始逗我,拿腿压我“大爷,要不要服务呀”什么的,我没搭理。为了让他别折腾,我又故意抓了他小鸡鸡一下,“再闹我爆你菊。”,“好了好了,不玩了。”他就停下了。然后拿起书看了一会。

一会儿之后他就关灯躺下了。他说“别趁我睡觉的时候性骚扰我哦。”我知道他是开玩笑,我就故意说“你要不要跟男的试试。”一边说一边把手凑过去放在他的JJ上,我以为他又会一手挡开,结果没有,但也没说话,完全没有一句话!然后我就开始捏,就彻底进入Gay模式。我也不敢再问,怕再说话他就挡开了。

然后就摸摸摸,他稍微有点充血。他把手挡在眼睛前,我能感受到。然后我就彻底放浪了,可能他也饥渴了。但他还是没有彻底起来,我就钻到下面把他裤子脱下,他还挺配合的,抬了抬屁股。

然后我就给他K了,谢天谢地,他没有包P,应该是切了。

快到出来的时候,他把我的头移开,都弄到他肚子上了。

他打开灯看着我,挺尴尬的,让我要不要先回去。我一听也挺怪异的,他既然这么说,那我就撤吧。他站起来去卫生间,我就开始穿衣服。

床上有一张半折叠的一块钱,应该是从我后屁股兜里掉出来。上面有他的精*液,应该是刚才流下来滴到的。我把它拿起来,再折一下塞进自己的口袋。到门口的时候跟他说我先回去了。他说好。

到宿舍的时候,没一会儿他就给我发了条短信:谢谢你,但我不是Gay,以后我们还是好兄弟。

那天晚上我石化了,想着以后各种尴尬的场景,满脸通红地想着。但他很好,没有跟谁提起这件事。

那一块钱我留着,把它放在我的皮夹放照片的透明格子里。

直到那年暑假,我们之间的关系才有所缓和,虽然没闹僵,但我们就挺别扭的。大三的时候我就跟他出柜了。场景也很普通,他说他早就知道。对啊,还能不知道么。

后来他找了一个女朋友,我们就慢慢不那么热络了,他都没时间打球。偶尔会约出去吃个饭。有次掏饭钱的时候,他指着我钱包里的那叠成爱心形状的一块钱问:“这有什么特殊意义么?”

我笑而不语。


讲述|三孔

文|小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