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Nov 16,2016

1993年李安执导的一部同志电影《囍宴》,描绘了同性恋者向父母出柜的纠结和挣扎。电影在金马奖获多个奖项,并在柏林电影节获最佳电影金熊奖,在奥斯卡及金球奖均获最佳外语片提名。一下子,李安在国际影坛扬名。22年之后,台湾出现了另一部电影《满月酒》,同样以同志为主题,换成了台裔美籍的郑伯昱执导。《满月酒》又找来了资深制片徐立功以及金马影后归亚蕾助阵,无论电影名称还是班底,似乎都有意无意地与《囍宴》相呼应。



从斯坦福到好莱坞


我是12岁的时候跟着妈妈一起移居到美国的,从小就是妈妈一个人抚养我,所以那个时候开始妈妈就是我最重要的人,也就是因为这个,所以当我认识到自己是同志的时候,心里就特别的担忧,因为妈妈那一代人始终是受传统影响的,她们觉得可能你这辈子就是要结婚生孩子,但是这些事对我来说又特别的难。

我是在大学向妈妈出柜的,当时我失恋,整个人都非常不好。

妈妈需要一段时间来过渡。她通过接触各种信息来教育自己,我也介绍同志朋友给她认识,我们还一起去看心理医生。妈妈担心同性恋是不是一种病,但是医生解释:同性恋不是病,是正常的。

妈妈接受蛮快的,但有一关很难通过,她很怕跟亲戚朋友说自己的儿子是Gay。甚至今年初还有很多亲戚问我,你有没有女朋友啊?什么时候结婚啊?虽然我跟妈妈出柜已经很久了,但大家还是不知道我的情况。

在大学里有一件事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大三时我在牛津大学做交换生。学了一年哲学,我发现自己对于从政并不感兴趣。我从小就喜欢表演和戏剧,所以大学毕业后我决定去纽约实现自己的梦想——学表演。也许是我这个人很有喜感,2002年被好莱坞著名导演伍迪•艾伦发掘,在他自导自演的电影《好莱坞式结局》中和他演对手戏。

拍戏之余伍迪就对我说,如果你真的想创造属于自己的东西,做演员是不够的,还要去尝试做一个导演,听了他的建议我后来就到了洛杉矶,一边学习一边工作,这样到过了15年我才拍出了第一部属于自己的作品。




《满月酒》讲“妈妈出柜”的故事

拍电影是两个方面的启发,首先是我在美国的时候看到一个故事,是一对以色列的同志伴侣一直想要自己的孩子,却因为当地法律不许代孕,而只能去国外寻找代孕妈妈,先是印度然后是泰国最后到美国,这个跨越半个地球的故事对我来说触动很大,原来同志伴侣要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其次算是我个人的经历,尽管大学时代就跟妈妈出柜了,但还是有不断的亲戚朋友来介绍对象,这点让我和妈妈都感觉到痛苦,这两个故事相加就成为了拍摄《满月酒》的蓝本。

有人把《满月酒》比作“囍宴二”,其实我想说这么比较不太公平。每一个导演都希望把自己的灵魂拍出来,展示给观众,而灵魂是没有办法比较的。当年的《囍宴》是关于男同志向父母出柜的故事。但20年后的今天,这些故事已经没有甚么大不了,很多人已经出柜,故事已被不断重覆。如今叫人关注的,是婚姻平权,以及父母如何接纳孩子、父母如何出柜。

我们整个剧组用了6个星期的时间完成从剧本到前期准备的工作,然后拍摄用了39天,除了在洛杉矶和台北的拍摄以外,还到了印度和泰国取景,这里要依靠好莱坞强大的电影工业,片中所有的室内场景都是在洛杉矶的影棚内完成的。

关于影片里妈妈的角色我思考了很久,最后决定请归亚蕾出演,之前在《喜宴》里她就出演过同志母亲的角色,因为她就住在洛杉矶的缘故,我就直接拿着剧本去找她,并给她讲,这是我自己的故事,我要拍成电影,献给我的妈妈,能演妈妈的人,非你莫属。亚蕾姐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演员,她为了体会我妈妈在我出柜之后20多年的变化,专程去见我妈妈,跟她聊天。你想想看,她要在100分钟的电影里,把一个同志母亲经历的几十年变化都表现出来,真的不简单。然后又很巧合的是,亚蕾姐和我妈妈又刚好同岁,所以拍摄起来我们的沟通非常容易。

影片在新加坡发行的时候还遇到一个故事,去年12月,台湾歌手蔡依林发表了《不一样又怎样》的MV,但由于是同性恋题材,MV被新加坡当局禁播,因为新加坡是一个非常保守的国家,所有和同性恋有关的作品都会被禁,但《满月酒》竟然能获通过。我相信电影之所以能触动审查委员,不是性小众的内容,而是他们看到了家庭、母子之间的关系。

这部电影的英文名叫baby step,就是说我们同志群体每件事都像婴儿学步一样,只能靠自己一步步往前走,从自我认同到出柜再到家庭的接纳,其实每一步都不容易。最重要的是这部电影是我献给妈妈的一份礼物,影像有强大的力量,可以改变人们的思想。



在今年的北京酷儿电影节上


Q&A


Q:为什么选择自己做男主角?

A:当时选角的时候遇到了问题,我找的亚裔演员要么不熟悉英语要么不熟悉国语,后来找到合适的来试镜,那个直男就想把这个同志角色演得娘娘的,他觉得那是他心中同志的形象。而我并不希望片子的主角是这个样子,在和制片商量了以后,我成为这个片子的男主角。


Q:台湾出产的同志电影多以探讨家庭关系为主,这是什么原因?

A:我多年未生活在台湾,所以这个问题我不太清楚。


Q:如果你还要拍下一部同志题材的电影你会拍摄什么主题?

A:这我不清楚,因为在美国社会同性恋已经渐变主流,我甚至不知道十年之后,还有没有同志电影节,甚至社会还是否有同志社群这件事。


采访、撰文/王大湿

京ICP备1404733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