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 Jan 9,2017

相信很多认时髦的基友知道这个牌子,小编虽买不起该家成衣,当然五五分的身材也撑不起,但曾赶时髦用过他家的The One和Light Blue香水。这两天,这个曾今被基母麦当娜捧红的设计师又开始自砸招牌,身为基佬却看基佬诸多不顺。2015年因为抨击代孕、同志婚姻和鼓吹“传统家庭价值”被欧美舆论讨伐过。今年开春,gabanna又开始舔特朗普一家的屁屁,还表明“请不要叫我同性恋!!我是一个男人!!!”这句话听着没错,甚至还有点道理,但还是挡不住网友们的调侃。

话说特朗普还没上台,就已经让lgbt群体坐不住了,因为他提名了好几个恐同分子,分布在各个政府机构。他的就职仪式甚至没有明星打算去参加,去为他表演,抵制特朗普已经成了好莱坞的“政治正确”。但就在这风口,gabanna说他愿意为未来的第一夫人设计衣服。然后被欧美同志门户网站再一次讨伐,引发新一轮抵制。

前两天,他在instagram发了一张特朗普妻子梅拉尼娅传的一件D&G的衣服,并称梅拉尼娅为“DG女人”,并附上“感谢你,美国”,马屁拍得噼啪响。Gabanna也因为网友对他的“gay”称呼而火冒三丈,连连打出好几个感叹号:“请别叫我gay!!我是一个男人!!!”大设计师好像对gay这个称呼避之唯恐不及,玷污了他的爷们身份一般。

新闻标题“别叫我同志,我是一个男人。”


Dolce & Gabanna是一对曾经的恋人,Domenico Dolce和Stefano Gabbana,他们在80年代创立了的这个牌子。那时候他们还是一对恋人,后来分手,继续经营这个牌子。90年代初的时候,麦当娜老穿着他们的衣服招摇过市,出现在很多场合。15年的时候,他们在接受同意大利新闻周刊《Panorama/全景》时表示,他们强烈反对同性婚姻及同志养育子女。这两位同志设计师说:“家庭唯一的模式是传统模式,没有人工受精及代孕,一切依照自然法则进行,这是没办法改变的事实。”Gabanna表示:“组成家庭不是潮流,因为其中有种超自然的亲密安全关系。”

Panorama杂志封面


Dolce也强调,受精“必须经由做爱达成”,而人工受精的小孩象是“synthetic/合成物”,也因此他们同样反对伴侣进行人工受孕。在2013年的时候,他们还表态不信任同性婚姻,又说“整个时尚圈都是同性恋”。

听着够拧巴么?

这对吹捧“传统家庭价值”的男同志引来了天王巨星,亦是身为同志的Elton John巨大不满,因为他的孩子就是通过代孕得来的,他在Instagram上表示:“你怎敢把我漂亮的孩子比喻成‘合成物’,还大言不惭对试管婴儿指手画脚。试管婴儿是一个奇迹,它满足了不管是相爱的异性恋还是同性恋们想要拥有孩子的梦想。你们陈旧的思想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了,就像你们的设计一样。我以后不会再穿任何Docle & Gabanna的衣服。”Elton还在后面加了个hash tag#boycottdolcegabanna/抵制dolcegabanna#,在社交网里点燃了抵制这对设计师的野火。

Elton和他的爱人,以及儿子。


然后是维多利亚·贝克汉姆、莎朗·斯通、瑞奇·马丁、瑞安·墨菲、安迪·科恩等一众明星参与进来抵制,更有激进的明星如科特·科本的遗孀考妮·洛弗表示要烧掉自己的dolce & gabanna的衣服。一年多来,这已是时尚与娱乐界第二次因为同性恋权利问题而呼吁抵制某个国际品牌了。上次遭抵制的是文莱苏丹拥有的Dorchester/多切斯特酒店集团,其中包括了Beverly Hills Hotel/贝弗利山庄酒店、Le Meurice/巴黎的默里斯酒店等,起因是当年文莱法律严惩同性性行为及通奸。 

但那次不同的是,大广告商的势力似乎对出版行业产生了心照不宣的影响,时尚杂志主编们都不愿意就此发表意见,也不愿就提议中的抵制问题接受采访。《Vogue》杂志的主编Anna Wintour/安娜·温图尔曾在文莱事件中采取非常鲜明的立场,禁止《Vogue》的员工到多切斯特连锁酒店下榻,还强烈建议Condé Nast/康泰纳仕集团旗下的其他管理层也这样做,但这一次,就连她也没有开腔。

因为dolce & gabanna是他们的诸大广告客户之一。

但也有反呛的,比如《W Magazine/W杂志》的特约编辑Lynn Hirschberg认为,两位设计师过去那些拙劣的行为也令这次人们对他们的反应格外严厉。 “很多年来,他们一直为人冷酷,不好相处,人们一直都在等机会反击,”她说,“就像是恶有恶报。”

dolce & gabanna也因为那次的网络声讨,做出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声明:

“我们坚决相信民主,以及自由表达这一民主的基本原则,”dolce通过发言人说,“我们说出了我们对真相的看法,但我们无意评判他人的选择。”之后发言人拒绝发表进一步评论。

听着有没有很熟悉,比如:同性恋有存在的权力,但我也有恶心讨厌他们的权力!

2017年,Dolce & Gabanna依旧走在身为同志,又抹黑同志的道路上,渐行渐远,就如同他们的设计一样。


文/虎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