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 Jan 14,2017

我和超是无话不谈的好友,曾经。

我们在高中的时候在隔壁宿舍,但我住的那一间除了有个自恋的东北人,还有一个天天玩网游的青岛小哥,其余两个就是袜子一扔能立在那的臭脚先生,他们是北京人。

我跟他们的关系一般,他们都大我一届。那时候混着住,因为男生宿舍房源紧张,我索性就被安插在他们那里。他们除了嘲笑我的娘以外,还会给我起外号,有时候还会欺凌我,平时关系也一般,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多坏。不过,他们欺负我不是基于我的性倾向,而是我的独来独往与他们格格不入。当然他们也不知道我喜欢男人。此外,我的初吻是被其中一个北京男生夺走的,很奇怪为什么一个直男会对另一个男生的初吻感兴趣。有次打闹的时候他们三个把我按住,问我是不是处男,然后那个男孩就对上我的嘴,舌头在我嘴里搅动。另外两个就一直掐着我的下体。不过这是题外话。

后来我跟隔壁的舍友们慢慢熟捻起来,他们都对我挺好,因为看我老被室友欺负吧。后来有段时期我老在他们宿舍睡,因为他们宿舍有两个北京人,到了周末都会回家,我就睡回家了的同学的床。宿舍就剩两个,他们也是北京人,但住的比较远,很多时候他们都不回去。我们就一起过周末,晚上会在他们那睡觉。一聊就聊到半夜,嘻嘻哈哈的经常会有舍监老师来拍门让我们赶紧睡。

就这样,我和其中一个关系变得特别好,他叫超,是个巨蟹座。

我们会一起玩PS,一起去学校附近的天桥底下买黄色光盘,一起去超市,一起去体大食堂吃饭,一起去超市偷东西,一起去医院做包皮手术。我们甚至为了打工赚点零花钱还被中介骗过,大夏天去街上发传单。在共患难的日子里还挺美满,因为我们有彼此的友谊。

那时候我家里经常跟不上我的生活费,因为爸妈住的远,去趟银行不容易。每到拮据的日子,他总能发现。有次我没钱吃饭,等着我爸妈下午给我汇钱,但我中午就没饭吃了,躺在宿舍。到了饭点的时候,他推门拿着一个饭盒进来。他看我没出去吃饭,肯定是没钱了。这种情况还不是一次两次,每次都被这个细腻的巨蟹座男生感知到。此外,有次在西单图书大厦逛,我看中了一张唱片,但舍不得买,来来回回拿起又放下两次,最后还是走了。

但我想不到的是,我们四个人一起坐公交回去的路上,他从书包里掏出了那张唱片,说是提前给我的生日礼物,但我的生日还有好几个月才到。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去交钱的,感觉他都没离开过我的视线。我当时特别激动,在车上就抱着他说谢谢。那是我来北京之后收到的第一件“生日礼物”。珍藏了好久。

他应该也是一个同志,但到现在我也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什么那么抗拒自己的同志倾向。他喜欢看帅哥的东西,喜欢乔治克鲁尼,喜欢许亚军之类的熟男,又天天看女生不爽。我觉得他喜欢同宿舍另一个北京小伙,两人吵架他还会怄气,会哭,有时候看得我莫名其妙的。虽然跟我关系好,但我们吵架,我永远是处于下风的,他也从来没为我哭过。

每次那个北京小伙偷带女朋友进宿舍打炮(是的,高中就开始了),他就很生气地抱着书去班里自习,我也会跟着他出去,就在他身后听他碎碎念,他是很在意那个人的。好几次我想跟他聊聊这件事,但又怕自己引火烧身。

后来,高中毕业之后我还是跟他出柜了,也带着他见过我当时的男朋友。毕业之后有段时间我疯狂约炮,有时候他来我出租房玩我也常常冷落到他,一个人偷偷跑出去约炮。他来我这里玩的时候,我们多数是看看DVD,一起做面膜讨论帅哥。他也是一个很精致的男生,老觉得自己皮肤干燥,毛孔粗大,我们一起去逛护肤品柜台。高中毕业后找零工的那段时期他也陪过我一起找,我们先找了一家在宾馆做服务的,但是那个主管特别讨厌,老欺负人。他就受不了先走了,我就一个人在那做,但也没做多久也离职了。

那段时期要不是他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有时候我就需要有个陪伴,一起聊聊。当然他在生活上也很帮助我,没钱的时候一直会借我。

后来我交了男朋友,跟他出柜,他当时倒是没多大反应,我还带他一起吃过饭。他一直劝我要小心,不要感染艾滋性病什么的。在我交了男朋友之后,我发现我们的关系就渐渐变得疏远了。也不像以前那么爱打电话,一聊就是半个多钟头。

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就很快有那么个转变。

没多久他也交了一个女朋友,那个女朋友还挺好的。但后来我知道,他们在一起就牵个手,一起吃饭,从来不会接吻或上床,这也就越来越增加我对他性取向的怀疑。哪怕他们在一起一年之后也还是没有发生那件事。自从他交了女朋友之后,我们的关系就更疏远了。我试图去走得更近,但他变得不像以前那样热络。常常有种“我跟你不一样”的状态显示出来,之外就是劝我不要乱,不要得艾滋。在他眼里,同性恋就是会得艾滋,然后死得很丢脸的样子。

那时候他在通州上大学,和他的女朋友,我也就不好再去打扰。

后来博客就出现了,我没玩,他经常会写博客。去哪玩了,吃什么了,买什么了,但从来不会发他和女朋友的东西。我经常会去他的博客看看,有时会留言。我这个人是网上和私下是两个人,网上会尖锐一些,因此有时候会挑一挑他爱自我陶醉的毛病,也因此在网上吵架过。他甚至说别让我去他的博客发言。

后来我在他的博客发现一些端倪,有个男孩经常在他的博客中出现,好像跟他很熟的样子。一般他的朋友我都认识,但从来没见过这个人,看他那么熟悉我朋友,我开始对他好奇。这个人有放自己的头像在上面,一个蛮成熟,戴着墨镜的大哥。他在他的博客下经常留言,有时候也有点小暧昧。当时我也闲,私下也去这个人的博客看。

我开始好奇他们的关系。

我在这个人的博客下面留言过,他也很喜欢别人在他的博客留言,很好客的样子。后来我又加到了他的QQ,在QQ里我问他是不是认识超。他倒是很坦白,说认识,说约过...“约过”这个词一出我就觉得有点诧异,不知他是说漏了嘴还是压根不在意这件事,我就继续问了。

后来他跟我说他跟超约去过香山,在山里他们接吻了,后来上床了。他细无巨细地说着,在炫耀,也是在讽刺。言语间这个人洋洋得意,觉得我朋友很喜欢他。最后他还想要约我出去,简直就是一个大烂人。

当时我很生气,并不是生这个人的气,而是我朋友超。花了那么多年劝我同志不好,自己却不敢正视自己真实的内心,背着我出去约男人,那该是怎样的心态呢?我有一部分也是嘲笑他,也有一部分释然,觉得这是一个好契机,让我们重归于好。我并不在身体上喜欢他,而是心理上对他有些依赖,因为他是我在当时唯一的朋友。

之后,我就去超的博客下留言说我知道你和谁谁的事情了。

很出乎我意外的是他很快就把博客关掉了,不知道是屏蔽了我,还是整个就关掉了。

从那以后他就在没跟我说过话,我给他打电话也是一头沉默,什么也不说就挂了。再之后就不接电话了。我承认我也有过失的地方,不该加那个人探听他的隐私。但那时候,他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重要,我也很生气他的两面三刀。后来我也赌气不给他打电话了。

这气一赌就赌了将近十年。

这十年我们再也没说过话,我也把他的电话号码给忘了。曾经多么熟悉的电话,我是能背出来的,因为他是我在北京唯一有事会去打的一个电话。甚至我爸也都记得他的电话号码,因为他找不到我,就会给他打电话。

现在一切都忘掉了,只是内心一直有这个洞眼,我们曾是那么的近。我想他现在应该已经成家有孩子了吧,也无从寻找他的下落,北京那么大,街上什么人都能遇见,唯独这个人消失在视线再也找不到了。

如果有机会在街上遇到他,我会上去抱抱他。

 

讲述\Pink

文\小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