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 Feb 17,2017

我跟他在一起一年零两个月,他出轨了近半年之后我才发现。

我不是那种会把全部心思放在爱情上的人,我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但怎么说这不是他出轨的理由,就算我再怎么周全,再怎么围着他转,他要是想偷吃,我也是拉不住。

我们是在聚会上认识的,进行得很快,他人还算比较主动,我也是闷骚,他怎么来,我就怎么配合,约会当天就上床了,过了两个周末就确立关系。我觉得怎么认识的不重要,这也不是我们感情失败的缘由,起码在我不知道他劈腿之前还是很快乐的。他也是我第一段这么稳定的感情,稳定到以至于我觉得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特别踏实。

我们过得很规律,早上一起去上班,我的公司离他公司也就几站地,每天早上一起出去,他开车送我到公司,然后他自己再绕回自己的单位。但他下班比我晚,而且经常加班。

我一直不多问他的人际关系,也从来没翻查过他的手机,我觉得这很不成熟。他要出去干嘛干嘛我也不会多问,我很信任他。我们的关系是属于平行的,但他需要的是一个能被他照顾的人,甚至能够崇拜他的人,这点他有点直男思维。我是一个比较独立的人,不会依赖别人,这要归功于我妈,可能是因为我来自一个单亲家庭。

他的出轨的对象是一个小甜心似的小朋友,后来知道他比我小整整10岁,很乖巧,很有礼貌。被我抓奸之后他还给我发过短信,说了一长串的东西,觉得对不起我,但又说自己很爱我的朋友之类。我也不觉得他是在犯错,就算有错也是我朋友的,毕竟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发现他出轨的苗头很容易,非常容易。他是一个有用香水习惯的人,每天都喷,我也特别喜欢他这一点。他是一个喜欢在早上洗澡的人,所以每次回来洗漱,上床,我抱着他的时候会闻到舒服的气息,但习惯成自然,我也从来没说过这件事。

有段时间,他经常加班,基本都是12点过后才回来。我从来没有起疑,但有一点就是有两次回来上床睡觉的时候,我发觉他胸口的香水味非常淡,而且后背很滑溜,平常回来,他的后背摸上去会有点油腻感。我隐约感到不对,他应该是洗过澡才回来的。

第二次的时候我就问了,你在外面洗澡了?

在顿了四五秒之后,他说他在健身房洗的。

“哦”了一句没继续往下问,但我已经内心开始有种受欺骗的感觉。

首先,他的健身房不在他单位附近,而是在家附近,而且,他办了健身卡到现在才去过屈指可数的几次,最重要的是他的健身包放在阳台纹丝未动过,他工作日几乎没有时间挤出来去健身,我也不记得他的健身房有卖毛巾的...总之他的话已经驴唇不对马嘴。

那晚我根本没睡。

我一直想要找机会跟他聊聊这件事,但知道一聊可能就要面临关系破裂,我知道问下去,他肯定招架不住,我甚至打算拉着他去健身房对质的后路,看他有没有去打过卡。

但是还没等到那天,我就把他们当场抓获了,还是在我们自己家。

我本来那个周末去团建,要在密云过夜。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很老套了,我提前回来了。我没有在那里过夜,我是能不在外面过夜就不在外面过夜,正好同事第二天早上有事,我就坐他车回来了,路上电话还被一个客户打爆。我没想起要给他打电话说自己回来了,他无外乎也在家宅着玩游戏,想着到家再说吧。

然后到家都快十点了。

当我拿钥匙,开门进去之后,抬脸就看见那个小朋友坐在沙发上,有点惊恐地看着我,上半身裸着,我当时一下就蒙了,我问“你是谁?”,他就赶紧站起来叫我朋友的名字。我朋友从厨房里出来,也是光着上身,他看见我的时候都蒙了,一句话都没说。反倒我在当下出奇地冷静,这样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我根本没想过要大吵大闹,相反我感到非常之尴尬,也为那个小朋友感到尴尬。我就跟演电影似的,“你们都把衣服穿起来吧。”,我一边说,一边把东西放下,一边往卧室里走,一进门就看见润滑油放在床头柜上,盖子还是开着的,进去绕到床那边,看见一个用过的套子被卫生纸裹着,露出一截。

感觉当时自己在看这些东西的时候是在看别人的偷情现场,跟自己完全无关一样。

我站在那边,听着外面低声地对话,我脑子异常冷静,“你先把他送下去吧。”,那边没应声,但我发现他(小朋友)的裤子还放在床边的椅子上,我顺手拿起来给他送出去,我没正眼看他们,只是冲我朋友的方向一扔,然后转身又回卧室了。 

一会儿他们就开门出去了。 

差不多过了40多分之后他才回来,他开车把人送回家去了,也是怕对方委屈了。

回来我第一句话就问他多久了,他说四个月,这次是第三次。我问他前来次是不是开房去了,他说是。印证了我之前的判断。合着这他妈是七月之痒。

当时我们都很平静,我问他是怎么想的,他说是那个小朋友一直找他,还在单位底下等他,有时候连着一周都在他单位下面的星巴克等着,等着他下班,从下午坐到晚上。那小朋友自从和一个大叔跟着参加过一次聚会之后就看上我朋友了,加了微信之后就猛聊。 

他说他起先是拒绝的... 

我们没聊多久,我就回卧室锁上门了。我很想哭,但就是没有泪水,因为理智告诉我事已至此哭也没用。我想我当时眼泪哗啦的,或许他一把抱住我,我可能就心软了。但这件事我还是没办法去面对。 

但问题是我们住在一起,我没地方可以去,那晚他睡沙发,我在里面,又是一夜没睡。之后他也在等着我做出什么选择,是留下,还是搬出去,因为房子是他的。然后我就开始逃避,很早就出去,很晚才回来,中间我们都不说话,他也觉得理亏。在我们第一次聊的时候跟我道歉多遍,之后就再也不提了。

然后我们就一直冷战着,那个小朋友也一直联系他,他有没有回应就不知道了。 

很不凑巧,那段时间我闺蜜的室友要搬,他问我要不要住他那。当我把这个消息跟他说的时候,他哭了,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哭,他一哭我就更蒙了,想把错误放一点在我身上让他好受点。他的眼泪里有一半舍不得,一半百口莫辩吧,但也没挽留我。

 

我们就好像是被分手这件事笼罩着,被它推着走一样,肯定这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 

然后隔一个周末我就搬出来了,他开着车把我的东西送到我闺蜜那,我闺蜜还特贱让他在楼下等着别上来,免得弄脏他地板。 

我就站在窗台看着他慢慢开车出去,心里咯噔一下,就好像上大学我妈送我到学校,后来目送她走一样。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很失落,我问自己真的要这样么?还是觉得有必要走完这个你欺骗我,我就要生气,我就要离开你这种流程。我心里是舍不得的,虽然被欺骗,我肯定也是舍不得的。

今年的情人节,他给我打电话,问我这个周末有没有时间。这是我们分开四个月之后的第一次通话,我们憋了整整四个月。当他开口的一瞬间,我又突然有种恋爱的感觉。

但放下电话,收拾一下略微激动的心情,想着过年的时候都没买新衣服,想趁这个周末之前去买一套。

但不管是感性,还是理智,我承认这两面我依旧还是很想念他,所以骑驴看唱本吧,不一定会重蹈覆辙,但也不一定会鱼死网破,毕竟我好像释怀了吧。 

就看吧。

 

讲述 | 小点点的爸爸

 小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