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Apr 29,2017

我也不适合在冬天分手,夏天有好天气,分手之后我可以做其它的事情,户外游玩,跟朋友吃饭,去逛街买新衣服...我有很多种方式去忘掉他。而冬天就只有冷得想要呆在家里,然后觉得寂寞想要人抱,然后你就越来越想他,然后你就拿起手机卑微地给他发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现在想来,我觉得他看了那些似哀求,又似怄气的话之后可能更加确信离开我是正确的。

那个阶段的我卑微,但又要佯装孤傲。

我跟D就是在冬天分手。我们有个激烈的春天,无忧无虑的夏天,然后是阴郁短暂的秋天,到了冬天他就离开了我。那天下班回家,家里空了一大半,屋子收拾得很干净,连同他的一切,桌上有他给我留的一万块钱,他怕我房租有压力。

 

也确实有压力,他搬出去之后,我就怄气,很快在群里发了租房广告,也很快,新室友就搬了进来。起初我在赌气,觉得有新室友,你就别再回来了,显得自己比他更决绝,这样我就有点尊严一点。但很快就觉得到家之后孤零零,不过他留钱的举动也让我说服自己还是有回转的余地。

但我高估了自己,他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回来复合。所以这重修旧好,然后我“勉为其难”地答应的戏码没让我上。我输得很惨,那个冬天我有一长段时间是在失眠状态,第二天浑浑噩噩地坐一个小时的车去上班,觉得自己好孤独,觉得自己可能再也找不到好的人爱我。 

整整一个多月,我在想他的泥沼里拔不出来,想起他的是和我的不是。 

但给他发过去的信息,他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有时候就直接不回复,貌似他比我决绝。 

回想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犯了很多错误,就像是《十日拍拖手册》那部电影里的样子,觉得他喜欢我,爱我,会包容我的所有。我很懈怠,没有耐性,只有要求。梦露说过“如果你不能应付我最坏的一面,那你也不值得拥有我最好的一面。”但我就只有任性,坏的一面,好的一面鲜少示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把我的缺点都带出来了,我觉得安心?可能吧。但我得意过了头,我也知道我的问题在哪,就是嚷着自己想要的,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男人,然后不知不觉一根一根压断他所有容忍我的神经。 

分手之后他一直住在朋友家,没多久他就铁心搬去了上海,在那找到了新工作,新生活。没出三个月也找了新的对象,幸福得像新婚一样。他大概是要彻底断绝与在北京发生的人和事。还好我也“争气”,也找到了一个新男朋友,然后一切就安静了下来。

我们像是在比着谁更不在乎,这次分手也是我这辈子里最果断的一次。 

但我内心深处还是没忘掉他,总会想起他的好。虽然有男友,但也越来越觉得跟他在一起开始觉得boring,我是一个比较爱动的人,他是一个比较闷的人,不像D那么有生活节奏,D会安排各种计划,美术馆,电影,出游之类,他比我能折腾。现任就只会宅在家里,但不是说他不好,可能对于别的人是如获至宝,我也可以适应,只是我没办法看到别人的生活比我过得充实,不然我心里会觉得不平衡。 

但就这么平静地过,偶尔会有点小惊喜。 

一晃,一年多过去了,这期间也是我成长最快的时光。

上个月,我跟D的事情出现了一些变化,我去上海出差的时候见着他了。他在朋友圈看到我要来上海,就发信息过来说有空聚一下。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经足够好到可以让他刮目相看。但当我意识到有这个想法,就觉得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未完待续。 

在上海完成工作之后,临走的那天。我跟他约在了星巴克。在去往咖啡店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我总觉得我们的再次相遇会有些戏剧化的场面,各种我美他落魄的偶遇。可是,这种相约去咖啡店叙旧这么平淡的方式多少让我有点失落,那几天我脑门上还长了个巨大的,但已被挤破的痘痘,呈现出一个悚人的坑,都是被熬夜赶活熬出来的。

他先到的,妈的,坐在角落神采奕奕,穿着一件修身的长T,明显感觉他瘦了,也壮实了。他是个工装裤迷,我总觉得他品味拙劣,但现在看着很顺眼。以前我老劝他穿卫裤,我喜欢穿卫裤的男生。

他起身问我喝什么,我说我自己去点。再三推辞,他还是去帮我点了杯卡布奇诺。 

我感觉像是初见,之前的恩恩怨怨已经被眼前的重聚稀释,真的,我好像是来面基的。 

我忘了周围人的存在,一直盯着他看。他问我的近况,问我的男友,问我的工作,总之一直在问我,而我问他的时候,他几句带过,不加详述。我的好奇也就跟着欲言又止。 

我想我的心态在当时是复杂的,我很想抱他,甚至对他有性冲动,就像我第一次见他时那样。但又想起我们分手时的种种。 

聊了快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开始干聊,没话找话,毕竟分手之后我们的共同经历就没了,过去的事情聊完了就没话题,剩下一些撩骚的对视。 

咖啡凉了,外面依旧下着雨。我提议他送我回宾馆,有一部分是自己还有点动情,有一部分也是满足他的想法。然后就一起回我住的宾馆。 

到了房间之后,我脱鞋躺在床上,还没躺稳,他就扑了上来。我们开始激烈接吻...一切都朝着我之前想好的那样,愈演愈烈。 

不过,我们没有做爱,但都射了。 

“你朋友知道了怎么办?”我问。 

“他不会知道的。你呢?”他扭头看我。

“我以为我是多么忠诚的一个人,看来也是高估我自己了。我不说,他不会知道的。”我说。 

是啊,我一向不能容忍别人出轨,在豆瓣上喷了不少越轨的人,但现在跟ex赤身裸体躺在一块,周身还散发着精液气息。

不过,射完之后,连同那些恩恩怨怨也被射了出去,我开始乏力。一切我原先想的都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看着眼前这个人又突然觉得好陌生,我觉得我能放下,或早该放下这一年多的念想,大概物是人非就是这种感觉吧。 

他走了之后,我开始收拾行李,晚上还要飞回京。收拾完之后,我特别想要抽烟,然后就下楼买烟。 

来的这几天,上海断断续续在下雨,空气很潮湿。我买完烟之后,看见马路对面他提着超市购物袋在向我挥手,被打湿的头发贴在脑门上看着有点狼狈。我跟他喊“路上小心点。”也向他挥挥手,然后是尴尬地对视,我不知道手往哪放。很快,他就钻进一辆出租车就走了。 

我想他是买完菜着急回去,家里还有人在等。

我也开始想我在北京男友,不知道是不是愧疚带动的,但我也不后悔。


讲述|东

文|小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