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Sep 17,2019

赵葳躺在床上疲态尽露地抽着烟,他侧过脑袋盯着着满地狼藉发呆,精液干在他的肚皮上。石头的手机在地毯上嗡嗡地震动着,轻唤了两声之后回应他的只有卫生间哗啦啦的水声,手机还在不知疲倦地嗡着。他犹豫了一下拿起石头的手机,已经十一点钟了,闹钟的备注名称是“救命”,他疑惑地看着手机屏幕,犹豫要不要关掉闹钟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推开,石头围着浴巾光脚站在地板上,手机陡然安静了下去。

赵葳突然有一种偷窥被抓包的感觉,他看着石头拧紧的眉头心里莫名的有些生气,在他开口想要解释什么的时候,石头先开了口。

“是不是我闹钟刚响了?”他一边伸手扯下自己身上的浴巾,一边坐在床上擦脚。“真是催命,下班卡不打也要被扣工资。”

石头微微曲起膝盖把浴巾挂在门后的挂钩上,再次回头的时候刚才脸上的羞怒不留一点痕迹,赵葳甚至都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了错觉,但是眼睛里的飘忽不定又提醒着他石头眉眼里真真切切的羞怒。可是当他回过神的时候,石头已经穿好了衣服工工整整地站在门口了。

赵葳说不出自己跟石头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一起看电影、吃饭、逛街、穿情侣装……赵葳默认这是一种情侣关系,但石头始终是不置可否的态度。情浓意浓,但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那……我回去了哈。室友没带钥匙。”石头笑着,黝黑的皮肤显得他的牙齿格外白,眼睛乌黑闪着亮光。

赵葳想说什么,但是在他开口前,石头说:“你赶紧洗洗,早点休息。”伸出手指了指赵葳的肚子。赵葳觉得石头像极了一个穿着水晶鞋的灰姑娘,可是他不知道魔法消失后石头会变成什么样子。

石头在楼下趁着路灯的光在包里掏出了小盒子,白色、黄色、蓝色的药丸各拿了一粒放进嘴巴里生吞了下去。他包里忘记装水了。


微信提示音响起,宋朝看了一下时间,十一点十三分,石头说半个小时左右到家。右边臂弯里枕着的人把手放在他两腿之间把玩着。

“我室友要回来了。”宋朝的右手在枕边人的臂弯里摩挲着。

“好吧,舞会的舞还没有跳尽时间就要到了。”宋朝笑着吻了吻枕边人的额头,有些娇嗔的话让志强说出来,跟他的名字反差很大,可这也是志强的迷人之处。志强起身拿起挂在门后的浴巾,他不是围在身上掖好而是左边一扯右边一扯绑在胯部,像是一个高开叉的旗袍。志强总有一些让人着迷的地方,他的谈吐气质和学识见地都有着跟旁人不一样的地方。可这些不一样的地方又似曾相识,或许像赵葳或者像程千凡,宋朝摇了摇头点了一支烟。从前司离职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程千凡和赵葳了,北京这么大好像不在一起工作以后大家就再也没有交集了,无论当初是如何地相濡以沫。

“相濡以沫……”宋朝不自觉念叨着,弹了弹烟灰。从第一次和男人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从穿上短袖有些凉的初夏到现在悄无声息的初秋,最初自己以为的电视剧桥段最后也都是电视剧桥段而已。更多的是在吗、约吗、情况……获取交配的机会太多,让人应接不暇。有时候宋朝会想到底是谁掰弯了自己还是自己本来就是弯的,或许像志强说的:那又有什么重要呢?开心就好了。

卧室的门吱呀打开,志强这次只是把浴巾挂在脖子上擦着头发,一丝不挂的在他面前走过,径直坐在了窗边的桌子边,开始往脸上胡乱的涂抹着。那上面都是石头的护肤品,志强丝毫不见外,但是每用完一个都小心翼翼地放回原处,连标签的朝向都跟原来一模一样。

“你像是一个偷情惯犯。”宋朝戏谑地说。

“偷情也要有情么不是。”志强画眉的手稍稍一顿,他觉得自己伤害了宋朝,可是这场景他又觉得似曾相识。“我们这是名正言顺么不是,只不过是天儿凉了,出去野战虽然有情趣,这不冻屁股么。”他自觉这话圆得还可以。

宋朝看着他从椅子上起来,拿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穿上。白色的T恤、藏蓝色的休闲裤和白色的回力鞋,朴素但阳光。在宋朝眼里志强是一个颇有心计的男生,情商颇高衣品脱俗。看着在穿衣镜前收拾头发的志强,宋朝知道他今晚还会有其他的约,或许是酒吧、或许是牌局。

“你赶紧起来收拾一下屋子洗个澡,你的室友马上要抵达战场。”志强转身关上了门,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石头在楼下看了下时间,十一点五十七分,他翻了翻包拿出了钥匙,犹豫了一下他又放了回去,伸手按响了门铃。他走进单元门抬起头,由上而下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从包里掏出了一次性口罩挂在耳朵上往楼上走去,忐忑而又激动。他不想在三楼碰见对方,因为三楼的灯是坏的,他想看看自己这个憨厚中略带帅气的室友到底是怎样的品味,他紧走了两步,二楼的时候他加重了脚步,可是声控灯没有亮,越来越近的脚步让石头意识到自己不可能现在冲到四楼,在犹豫要不要返回一楼的时候,对方一步两个台阶地从自己身边闪过,趁着楼道里不怎么明朗的灯光,只看清楚他也带着黑色的口罩。

石头愣在原地,这人的身型姿势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空气里只留下一抹熟悉的香水味,是某种植草香。此刻的石头感觉两个人都像魔法快要失效的灰姑娘,在仓皇逃脱的楼梯里遇见,都提着自己的裙摆给彼此留下了一骑绝尘的背影。

他摇了摇头往五楼的方向走去。

----------
小八 | 作者
立志成为“又酷又温柔,独立且自由”的十八线伪文艺大龄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