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Feb 25,2020

晓晓与我是一个院坝长大的,作为曾经的子弟,我们有着相似的成长轨迹。几年前我目睹了他形婚的全过程,说起来我们还算得上远房亲戚,他形婚的另一半,是我表嫂的姐姐。再然后我去了外地生活。临近春节前我约他出来聊一聊,关于最近的生活。


结婚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就在犹豫要不要离婚,毕竟结婚本就是个形式。倒不是说我们的形式婚姻出现穿帮的情况,而是一开始就没有在演的状态。

她在医院工作,我在国企,在当地像我们双方都有单位(注:包括公务员、事业单位和有编制的国有企业员工)的工作很不错,对此我父母没有办法提反对意见,这也是我选择跟她形婚的原因。婚后我们的生活保持着相对独立的节奏,各自分开睡,个人财务也是分开的,除了固定在节假日去看望对方家人以外,平日没有太多交集。碰上父母打电话来问怎么另一半没有在家的时候,交代也很简单——工作忙。

孩子可以说是我们维持婚姻关系的唯一目标,在结婚前我们就有共识,要孩子,这不单纯是给婚姻的交代,也是完成自己当父母的意愿。随着婚后她的肚子一点点大起来,双方的父母也加入到备孕工作,迎前忙后,小到炖的鸡汤温度合适与否都得亲自过问。我深深地明白,通过形婚这种方式,在彼此不伤害的情况下有一个孩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十月怀胎,看到女儿如玉的眼睛,感觉受的苦累全都值得,虽然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生活的确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

孩子的出生意味着需要把重心转移到家庭上,至少在旁人看来需要这样做。然而现实情况是,结束产假短暂的哺乳期后,她的生活似乎进入了放飞自我的状态,通常就是我下班回家她出去玩,要回来也是夜里两三点钟以后了。

那时候我们两家老人轮流帮忙带孩子,有一次我老爸来,我发现她不在,那晚她并不上班,照理应该待在家里。当时在加班的我,一面安抚老爸说她在工作,另一面赶紧给她打电话让她圆回去。老爸有意见但没直接说,只能找我抱怨:你管一下你老婆嘛。随着这样的次数变得频繁,老人也懒得说了,

而真正促使我们离婚的原因是她恋爱了。

那是二十来岁的一个女生,可以感觉得出来她是第一次和女生恋爱,因为之前他还有男朋友。女孩很年轻,也没有正式的工作,她下班的时候,她就在单位门口等着我老婆下班。她们两个就这样天天粘到一起,维持与我的婚姻反而成了她们在一起的阻碍,那个女生用一种不容商量的口气,死活逼她离婚。

离婚前有两件事一直困扰着我。该怎么向家人解释,毕竟结婚是我自己的主意,我用试探性的口吻对老爸说,我感觉婚姻维持不下去了。他的反应超乎意料地干脆:赶紧离了。

另外我还特意去咨询了律师,现在住的房子是婚前财产,并不存在争议,唯一需要担心的问题是孩子。因为按照婚姻法,离婚的时候如果有尚在哺乳期的孩子,多半会判给女方。我跟她协商离婚的条件,她就一个要求:孩子我不要。想想也是合理的,既然婚姻都决定不要了,还会把孩子这个累赘带在身边吗?

2019年的三月份,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办理好了离婚手续,快得周围人几乎都没觉察到。

离婚之后,她每个月还是会抽出几天时间来看孩子,至于离婚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可以说很轻微,毕竟在此之前我就已经又当爹又当妈了。

要孩子当初我我们商议过,说好抚养孩子的费用各自平均分担,但女儿出生后这笔开销都还是我占大头。尿不湿、奶粉这些东西都还是我在买,而且都是好的,比如奶粉,我从没有买过低于三百块的,现在女儿逐渐长大,吃的东西也从奶粉过渡到主食上,我想让她吃得好点,饭菜做好以后全部要捣烂才喂给她。孩子就那么一个,我不爱她谁爱。

我平时的工作忙到喝水的时间都没有。能准时下班就是奇迹了,累了就在在办公桌上趴一会。我们部门那个女领导,年纪还比我小一点都已经查出患有肾炎,就是上班憋尿造成的。

每天早上七点多出门去单位,晚上回到家也是八九点钟了,然后得陪她玩,给她讲故事,老爸老妈也就白天有时间帮我一下,她们退休后各自有各自的生活,老妈晚上要去跳广场舞,老爸要参加老年大学晚上的活动,但陪伴孩子又是不可缺少的,等她晚上10点以后睡着了,我才有一丝丝属于自己的时间。

这不是开玩笑,真的是连恋爱的时间都没有了。其实之前(2019年)我谈了一个对象,对方是个老师。起初我有些顾虑,一个大学毕业没多久,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真的愿意并且有能力维持一个稳定的关系吗?我的确喜欢他,也能够感受到他对我的真诚和期待,他非常主动约我出来,不管是去酒吧还是去ktv,一个星期至少三次。最关键的,他完全不在意我有小孩,就因为这一点,我最后决定和他恋爱。

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人们都说爱情最开始的新鲜感会很快耗尽,但他没有,即便我们确定关系之后,他对我的热情表现得还是像以前一样,频频在晚上约我出去,他年轻,精力旺盛,然而我的情况是,等女儿睡着再出门已经是10点以后,每次玩到12点再回家,第二天还要早起去上班,于是我不得不控制约会的频率,实在身体吃不消,我只能推掉。

有一天晚上,我哄完女儿准备睡。他照例约我出去,那天我因感冒身体疲惫,就推说算了。刚放下电话,一个在外地工作的朋友突然给我打电话,他因为出差顺路来了,想见我一面。毕竟大半年不见,主动找到我不去又不太好。我吃了药开车出门。在酒吧见到朋友,我要了一杯白开水在跟前坐着寒暄。

没过几分钟我手机响了,是他打过来的,他问:你说你现在到哪里?我想可能有人看到我在外面,也不打算跟他隐瞒。电话那头他声音非常不愉快。我能够理解一个热恋的人,在那一瞬间知道自己伴侣前脚放鸽子后脚又跑出来是什么感觉,所以我当时就跟他道歉,他不听,闹着要分手。我只能请求他不要隔着电话吵架,这种事需要见面聊一下。

那天是礼拜三,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这事就算过去了,我们谁也没有再提,就这样一直到周末,我感觉身体没有前几天那么难受了,便出来和朋友聚聚。知道和对象闹矛盾,大家都来安慰我。

好巧不巧,我从酒吧出来,迎面就跟他撞上了,他可不是一个人,身边的年轻人看起来应该是还在读大学。那个年轻人喝多了,非但没有注意到愣在那的我,还不断往他身上靠,嘴巴里小声念叨:老公老公。

他反应比我快,在我开口之前就把话头抢过去:事情不是你看到的样子,你听我解释。我让他解释,他倒愣住了。反而是那个年轻人站不住了,要拉他走。

我知道没必要再看下去了,用最快的速度打车回家,到头没有听到他说一句道歉的话,即便分手也没有。

这段关系草草结束,分手以后我颓了一个多星期。后来我又看到他在酒吧里,还是像以前对我一样,热情地向每个人举杯,好像完全没有受到影响。那一瞬间我想明白了,他需要的不是男朋友,而是一个能陪他出来玩的人。

我去酒吧只是因为一个相对固定的朋友圈,都是认识很很久的人,只是聚会经常换地方而已。当地并不是没有gay吧,问题是当地疾控隔三差五来gay吧,什么都不做,就是让人抽血,这完全是一种骚扰嘛。我的朋友里有很多是公务员,尽管没有结婚,但对于身份还是很敏感。疾控的这种开展工作的方式,不但是一种骚扰,还会造成一种潜意识,你们这些gay都是艾滋病。真正要从源头上解决,应该是去教育那些十几岁的年轻人,而不是用一种完成指标似的方式开展工作。

但我不得不承认圈子里面艾滋问题确实严重,我加的有当地酒吧的几个微群,真正说出来交友的并不多,一方面生活圈都已经稳定了,另一方面是地方太小,遇到各方面合适的人比较少。至于一些年纪小的,那简直是玩疯了,微信群基本上每天晚上都在约炮,在线等1,n+1。每个月都能听到某某某又感染了。

至于年纪比较大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已婚的,这种情况都是出来找个年纪小的偷空打个炮,并没有多少感情的成分。有人还拿我有孩子的时期攻击我,说我都有娃娃了还出来玩。我很生气,和那些骗婚的相比,我已经很好了吧。

这个城市就那么大,几十万人,倒不是不愿意找对象,而是双方能匹配到一起的真的不多。这样的匹配不止在外貌上,更包含一个人的审美、谈吐、教养这类,你要去看电影,而对方只想着打麻将不行,生活是柴米油盐,爱情不是。

和前任分手以后,来和我搭讪的也有不少,因为是小地方,本地人很少用自己的照片。有一个我印象很深刻,因为和他聊了很久,感觉可以继续接触下去,于是就在软件上互换来换照片,过了几秒钟,他问我:你多大了。

一开始我在软件上就标明了我多大,毕竟找对象以后是要相处的,谎报年龄没有意义。

我说我36了。他说不像。

我说,“那你觉得好多。”

“可能就二十八九。”

“我就是那么大,照片也没有美颜。”

他于是说,“我觉得至少是个大叔吧。”

知道这个圈子看脸,所以我也会认真地用保养品,可为什么人们要幻想出一个预设,想着靠找一个男朋友来解决生活里的一切问题呢?

后来还有一个跟我搭讪的更有趣,他每天在软件上和我打招呼,给人的感觉就是求知欲旺盛。我看他资料写的25岁,就和他聊着。我越回他,他问题就越多。我问他多大了。他才说年龄是乱写的,我心想二十一二岁可能也聊得下去。结果他搞一句:我14岁。

天呐,我说,你是作业不够多吗?

我把这两件事讲给朋友,他们听了都笑,对于找不到对象,以及在可能的一段时间里都找不到对象的事实,我只得给朋友开玩笑说,形婚这三年,除了女儿,我真的什么都没有。

我已经36岁了,也没必要再特意去讨好谁。我的前半生没有太多起伏,也不希望后半生会有什么波折。随着女儿逐渐长大,她需要我陪伴的时间也会更多。

我不是没有考虑过去外地发展,去大城市,那里年轻人多,遇到合适的机会也多。然而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是,老爸老妈年纪都已经大了,尤其是老爸还有高血压,遇到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还是需要我跑前跑后。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注定有难以越过去的坎。目前来说我还是跟我父母住在一起,这样也方便照顾孩子点。

女儿已经三岁了,这样忙忙碌碌的日子还需要再持续一段时间,等她能去幼儿园以后,我目前的生活可能会轻松些。她对于我始终是第一位的,这是我坚持亲自抚养她的原因。我也不认为单亲家庭的孩子成长会有什么问题,如果有也是父母的问题,并不是孩子的。

随着她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懂事,一天天思考,他会意识到为什么自己爸爸妈妈和别人家的爸爸妈妈不大一样,为什么爸爸会喜欢男生,而妈妈喜欢女生,作为父亲我不会回避这些问题,会提前告诉她并尽力寻求她的理解。我们这代人因为父母而承受了很多本不该承受的东西,毕竟他们有些观念是改不过来的,但我们还有机会。


口述:晓晓

文|王大湿


京ICP备1404733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