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Mar 16,2020

你是娘娘腔吗?

夜幕下垂,如一块巨大无比的布盖到了天际。离开商场后,小野垂着头走在回家的路上。

从他前面走来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男的染着粉色头发,穿着一身皮夹克,上面带着好多金属环,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女的则染了白发,画了烟熏妆,也是一身机车风的打扮。

还有几个中年主妇,有说有笑地从这两个年轻人身旁走过。

如今穿奇装异服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从大城市一直到东金这种小地方,随处都能看到这些吊儿郎当的人。对这些人,爱嚼舌根子的主妇们反倒是见怪不怪了。

小野却没有留意到这两个人。他低头穿过一个红绿灯,然后在路的尽头处向右拐去——原本他应该左拐回家的,但他却鬼使神差般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往右走不远便是一个公园。小野不开心的时候,常常来这个安静的公园荡秋千。

不想小野最爱的秋千已经被好几个男生占据了——从校服判断,他们似乎和小野是一所高中的。小野叹了口气,便要转身离去。

哪知道那群人中有一个远远望见了小野,便和身边几个男生嘀咕了几声。随后几个人站起来,朝着小野走去。

小野有些慌张,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几个人就已经挡在他面前。

带头的那人个子不高,头发极短,好像一把秃了毛的刷子。他看了一眼小野,笑着说:「你不是那个报名针织部的男生嘛?」

周围几个人大声笑了起来,声音很刺耳,小野甚至想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料板刷头凑到他耳边,用更大的声音说:「你是娘娘腔吗?」

说完,几个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小野咬住嘴唇,从嗓子眼里憋出几个字来:「你们想干嘛?」

板刷头绕着小野转了一圈,用手指了指小野的下身:「让我们看看呗,你有司令官吗?」

小野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他觉得自己在喘气,在颤抖,恐惧与懦弱居然先于愤怒,占领了他全身每一根汗毛。

板刷头却二话不说,上前伸手用力抓了小野的下身。小野带着剧烈的疼痛,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泪水立刻在他的眼眶里打转。

看到小野的狼狈,几个高中生再次大笑起来。

这个点正是下班的高峰,路上的车多了起来,刺眼的车前大灯一对接一对地从公园旁边的县道上飘过。它们在红灯前停留了一小会儿,然后很快地从刺眼的白色车前大灯变成了深红色的车尾灯,再然后就消失在了远处的山坳里了。

板刷头回过头对着其他几个人说:「我摸到了,有枪炮有弹药,这把我赌赢了。来来来,一人三根烟,谁都不许赖。」

其他几个人心有不甘地掏出了烟,这时有人突然说道:「再赌一次敢不敢?」

板刷头撸起袖子将头一昂:「赌啥,老子奉陪。」

那个人看了一眼小野,到板刷头的耳旁嘀咕了几句。板刷头听完连声叫好,接着转头笑眯眯地对小野说:

「你把裤子脱了,让你的司令升个旗,我给你两千块;如果能放个炮,我就给你五千。怎么样,这买卖不错吧?」

小野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他拼命摇头,想要喊,但是嗓子却哑了,怎么都发不出声音,只能死死抱住自己的双腿。

另一个高中生怕出事,在一旁打圆场:「这么折腾,就为了几根烟,值得么?我看算了吧。」

刷头却不以为然:「钱算什么,老子有的是钱,烟可就不太好弄了。」(注:在日本,买烟需年满20周岁,商家被禁止售烟给未成年)

他得意洋洋地朝着小野逼近一步,晃了晃手上的纸币:「喂,别害羞嘛,看一下就好。你看,真金白银,童叟无欺。」

说着,他伸手就来脱小野的裤子。小野拼命抵抗,无奈板刷头力气极大,三两下就把小野的裤子褪下了一半。

小野哭着哀求,但这反而更加激起板刷头的快感。

就在这时,板刷头忽然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其他几个人也都怪声惨叫。他们纷纷向后摔去,尤其是板刷头,他摔得最惨,翻了好几个跟头才停下。

一个熟悉的如霹雳般的声音响起:「你们几个王八蛋给我住手!」

是吉田,是吉田!小野赶忙穿好裤子,接着就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吉田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手臂粗的树枝,朝着板刷头一众挥去,将他们打得抱头鼠窜,有一个还慌不择路地撞上了电线杆。

吉田追了几百米,直到将几个人撵出了公园,这才折返回来。

小野的身后则站着由佳里,她左手拿着一个钱包,右手捂着嘴,眼泪也顺着她的眼角慢慢滑落。

不知过了多久,三个人一起到公园的长凳上坐了下来。小野蜷缩着身体,双脚放在长凳上,两只胳膊抱着腿,头埋在膝盖里。

由佳里首先打破了沉默:「你把钱包落在店里了,我来还给你。」

吉田这时站了起来,激动地说:「野,我真觉得这没什么。我的意思是,你想报针织部,你喜欢女孩子喜欢的东西,我觉得这再正常不过了。」

小野不语,依旧埋着头。由佳里却拼命点头:「是呀,你可以顺着自己内心的想法,甚至可以尝试着去做一个女孩子,这样你不仅可以穿漂亮衣服,还可以画美美的妆。」

「野,说真的,你有没有想过成为女生?」

由佳里接下来的这句话令小野猛地抬起了头,他的眼里还残留着惊恐。

看到小野的反应,由佳里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臂:「小野,我有个主意,你想不想当一回女孩子?」

小野看着由佳里,吉田也看着她,在这个寂静无人的公园的一隅,三双眼睛在互相看着。


美女,原味一份

「小野,这种玫瑰豆沙色的口红你喜欢吗?」由佳里把小野和吉田带到了自己家里,这会儿正帮小野化妆,「豆沙色是这几年最热门的呢,然后眼影的话可以配大地色的。喔还有,你的皮肤挺白的,所以用自然偏白的粉底就好啦。」

画好了妆,由佳里又专门给小野教了一遍粉底液、眼影、眉笔、口红等等的用法。眼花缭乱的化妆品将小野的心紧紧抓牢,让他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一片未知却缤纷多彩的世界。

「好了,现在我们来选衣服吧。小野,你喜欢哪件?」由佳里把小野拉到了衣柜前。

小野还没开口,吉田便指着一件碎花连衣裙插嘴说:「这件挺好看。」

由佳里却摇头:「不好,太花哨了,小野还是穿得素雅些比较合适。」小野听完点了点头。

三人在衣服堆里挑来拣去,最后给小野搭配了微喇叭袖浅蓝色衬衣、过膝的牛仔裙和一双今年流行的小脏鞋。末了,由佳里还给小野戴了假发,这是一头微卷的长发。

一番改造完成后,由佳里迫不及待地把小野拉到镜子前:「小野,快看看,你太漂亮了!」

吉田则不忘贫嘴:「哈哈哈,你这样去学校,班主任肯定以为你走错了教室,到时候还会有很多男孩子追求你呢。」

小野这时却脸颊通红,他羞涩地低下头,却又忍不住偷看镜中的自己。镜中的少女是谁?不,应该说我是谁?

倏忽间,小野像是明白了一些事情。现在,自己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女孩。

过了一会儿,小野对吉田和由佳里说:「我想出去走走,不如我们去买章鱼烧吃吧,街角最有人气的那家。」

由佳里和吉田听了纷纷说好,很快她们三人就出了门。

小野一开始小心翼翼地走着,心想如果对面来了一个人或者一辆车该怎么办?如果被人瞧出破绽,认出她的男儿身,会不会很丢脸?

可是这一路走去,她们一个人、一辆车都没有遇到,这让小野感到奇怪。

「我猜,人都去排队买章鱼烧了。」吉田扮着鬼脸说。

「不许吓唬小野!」由佳里拍了吉田一下,转而又对小野说,「你不用担心,我觉得就算是熟人也认不出你。」

小野听完点了点头,但她的内心依然忐忑,出发前的雄心壮志这会儿全都被风刮跑了。她想,最好一路都不要遇到人。

可是偏偏事情就是那么凑巧。还真被吉田说中了,街角的章鱼烧店居然排起了长队。

「呀,从来没见过这么长的队伍,这阵势还是头一次见。」由佳里不禁感叹。她回头找小野,却发现小野正低头转身打算往回跑。

吉田三两步上前,一把搂住小野的肩膀。接着,他和由佳里一块将小野硬是给拉了回来。

吉田笑道:「你自己说要来的,这会儿反倒怂了?」

小野低头不语,心想这市政工程做得不好,这种人多的地方,怎么不造一些地缝呢?要有地缝,她就能钻进去了。

由佳里仿佛看穿了小野的心思:「没有人能看出来你不对劲,真的。」

小野摇摇头,现在她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贴到地上了。

然而,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鉴于客流量大,店里的营业员出来挨个登记大家的口味和数量,以便加快制作进度。小野心想:坏了,挨这么近交谈,一定会被发现的。如果她被发现是「男扮女装」,肯定会被笑话的。

就在这进退两难的煎熬中,营业员已经来到小野面前:「小姐,请问您需要什么口味的?」

小野的心脏砰砰直跳,她左右偷偷瞄了一眼,确信营业员是在和她说话。但她张开了嘴巴,舌头却打了几个结似的,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美女,请问您需要什么口味的章鱼烧呢?」营业员笑眯眯地又问了一遍。

由佳里赶紧推了推小野,她这才回过神来,用极轻的声音说:「我要……嗯……原味的。」

「好的美女,原味一份。」

这下小野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还好,她没有发现。

由佳里轻拍小野的肩膀,送来一个得意的微笑,这令她终于拾起一些信心。


三个人买好了章鱼烧,这时吉田提议:「我们去买点饮料吧,我想喝波子汽水了。」

由佳里表示赞成,于是三人便一齐向着不远处的便利店走去。

但此时小野却不关心买汽水的事情,因为她正低头审视着身上的女装。现在,她心中的羞涩正在褪去,由然而至的是欢喜和舒坦。好像对她来说,生活的意义已不再局限于上大学或者找工作,而是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

不知不觉中,三人已经走到了便利店。店门口停着一辆白色货车,一男一女正在卸货,看样子是给便利店进货的。

很快,三人便买好了汽水。她们付完钱正要离开的时候,送货员也恰巧从正门进来。其中的男人盯着三个孩子看了几眼,尤其是小野,这让小野心里发毛,不禁也抬头看了一眼。

四目相对,小野如同触电一般,立刻惊慌地低下头。她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只差一步就能从嘴里蹦出来;她的双腿不停颤抖着,仿佛地震来临时大地的剧烈抖动。

就在小野她们即将步出店门的那一刻,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喂,等一下。」

吉田忙抓住小野的胳膊,低声说道:「刚才那个,好像……是你爸。」

但小野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而且若不是有由佳里和吉田搀扶着,这会儿她甚至已经晕倒了。

见此情景,由佳里赶紧回过头帮小野应付这个局面,虽然她心里根本没有把握。

「呀,是小野叔叔呀。」

「你们和小野不是约了今天放学后去看电影的吗?」

「叔叔,我们……已经回来了。」

「小野去哪儿了?」

「小野君他已经回家了呀。」

「撒谎!」小野的父亲瞬间脸色铁青,「我刚刚回了趟家,小野根本不在。」

他接着指了指站在中间的孩子:「喂,你,回过头来。」

小野只好慢慢转过身来。她抱着背包,头埋在背包里,不敢抬头。

小野虽然装扮一番,但是她的眼睛、眉毛和鼻子,父亲是不可能认不出来的,何况她抱着的背包,正是父亲送的生日礼物。

父亲见状立马上前,一把提起了小野,怒目圆睁地说:「真的是你,你在干什么!」

不等小野反应,父亲便用力一摔,小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手上的汽水瓶碎了一地。

父亲身旁的同事似乎明白了什么,赶忙拉住了他:「小野君,有什么话好好说,别打孩子。」

父亲喘着粗气,瞪着小野。小野则低着头,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我看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有什么事儿回家好好和孩子说。你看,还有这么多货要搬,再不加把劲,今晚又要加班了。」父亲的同事一边打圆场,一边给三个孩子使眼色。

父亲依旧喘着粗气,三个孩子则顾不上摔碎的波子汽水瓶,急急忙忙地跑了回去。

东金的天气如同山娃儿的脸,不一会儿便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回到家里的由佳里双手托腮,心事重重地坐在窗前。她只听见了越来越密集的雨点,击打着无数个屋顶,发出响亮而清晰的叩击声。

第二天,由佳里在上学路上遇到了垂着头的小野。她本想问小野回家后有没有被父亲责骂,但是她看到小野戴着口罩,却掩盖不住嘴角一侧肿得发红的脸颊,于是便不再说什么了。

她俩默默地走着,快到校门口的时候,小野突然转过头说:「谢谢你,由佳里。昨天我很开心,不过,我不能参加针织部的活动了。」

「为什么呀?」

小野摇摇头,什么都没说,转身快步走进了校门。

--------

文、图|Jocelyn Yang

京ICP备1404733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