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 Nov 30,2013
《点》:怎么想到发起“同志反抵制,力挺星巴克”活动?
灰烬:我在微博上看到相关热门微博,被转发上千次,说美国NOM( “全国维护婚姻组织”)抵制星巴克活动要进入中国了,搞得恐同宗教组织要“进攻”中国大陆了似的,我们当然要支持星巴克。

《点》:有过担心这是企业炒作吗?
灰烬:有啊。起初担心是星巴克的公关软文,就查了一下NOM的网站,发现真的有官方声明,要把抵制星巴克的广告投放到中国。我觉得这是一件挺诡异的事情,星巴克中国又没有表明自己的立场,NOM这种宗教组织在中国大陆的势力又不大,它想进入中国这不是自不量力嘛。
  我就想利用这个机会,让星巴克和其他跨国企业把支持同性婚姻的立场带到国内来;让中国社会知道,很多企业的社会责任还包含“支持同性婚姻”、“支持平等婚姻权”。当然,另外一个原因也是想推动同性婚姻权的社会可见度。

《点》: NOM只是发了一个声明,它还没有在北京或云南施行抵制星巴克的活动。
灰烬:对。目前没观察到NOM在这些地区发广告。它只是放出话来要进入,但具体行动还没见到。

《点》:有了想法后,你们如何操作这次反恐同活动?
灰烬:操作上,主要依赖微博。操作流程方面,我先起草了一个活动号召书,号召所有的个人、团体和企业加入到“力挺星巴克 同志反歧视”的行动中来。我们先把号召书发到同志邮件组里,得到部分反馈,开始有一些组织联署加入,再加上我(边边小组)和三木(les+)代表的组织。然后三木写新闻通稿,阿强(同性恋亲友会)参与修改,联络记者。
   我们新建了一个博客,将新闻通稿发在博客上,号召大家联署;同时新建了微博,进行推广。

《点》:到目前为止,有多少同志组织和个人加入到活动中来?
灰烬: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六十多家社会组织和十几家企业参与联名,另外大概还有一千六百位个人通过签名表达支持,而后李银河、方刚等学者都在微博转发,倡议参与活动的微博被转发合计超过五千次。活动具有一定的覆盖面,但这也不是特别大、特别火。

《点》:有媒体关注这次活动吗?
灰烬:我们联系了一些媒体,也接受了采访。有一些媒体表示NOM还没在国内正式开始抵制星巴克的活动,新闻点有些弱,所以没有报道。但是一直关注此事的《环球时报》英文版有连续的报道。

《点》:NOM和星巴克中国对你们的活动有反应吗?
灰烬:我们尝试联系NOM,还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们给NOM发了两封邮件,不断地给他们打电话,电话总没有人接,邮件也没有人回。
我们也联络了星巴克中国,他们的客服说需要和总部联络,等总部研究以后再做出反应,但是也没有下文。我们联络星巴克中国的公关部门,他们也没有回应。另外,我们通过内部关系直接联系到星巴克中国营销部门的一位经理,他的观点是NOM这件事对星巴克(中国)没有任何影响——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所以他觉得可以不予理睬。

《点》:最近,美国星巴克出了胭脂虫添加剂的问题;国内还有关于星巴克是“血汗工厂”的质疑。是否考虑过客观上帮星巴克打了广告,这会影响活动的“纯洁度”吗?
灰烬:我自己之前有怀疑过,这事是否是星巴克的营销手段,但是经过求证和思考,发现并不是。有很多朋友也反应,星巴克这样的跨国企业在道德上是有污点的,所以他不想支持星巴克。但我觉得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观点,因为边边小组就是要从不同的层面来分析压迫,也会涉及到阶级以及经济方面的社会压迫。
  所以,我们在倡导力挺星巴克的时候是注重反思以及倡导的,我们并不是单纯的鼓励同志用消费能力去证明自己可以被接纳,单纯用自己的钱买星巴克咖啡表明立场,我们还发出了一些行动指南,比如你不买咖啡也能发出自己的声音。挺不挺星巴克并不重要,关键是星巴克支持同性婚姻的立场,以及其他具有相同立场的企业;我们支持的是他们的立场,并不一定是企业本身。

《点》:目前活动有收到国内企业的反馈吗?
灰烬:有。桂林恒保健康用品有限公司公开支持同志权益,这家公司也有美国投资的背景。其他大型企业没有,但有一些酒吧、个人工作坊、摄影工作室或小型店铺加入我们。

《点》:活动是否有进一步的计划与打算?
灰烬:我们将设法鼓励更多的企业将同志平权纳入企业社会责任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