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 Nov 30,2013
  随着社交网站这一新媒体传播方式盛行,同志交友模式深刻变迁。半月前,《点》杂志主编毛雷先生托付本期专题于我,提供的关键词便是“社交网站”与“同志”,甚感为难。
  最为令人忧扰的,便是应如何看待社交网站对于同志的影响。详问身边有些许造化与灵性的友人,皆言“好事”,认为其大大拓宽同志人脉,宜于同志间的交谊。
  不可否认的是,近年来,因社交网站兴盛,同志间的情感联络之便捷不可同日而语,更重要的是,社交网站同志红人和同志事件被相继放大或推动,这对同志社群之于当今主流社会,确有开天辟地头一遭的影响——无论这一影响是正面,抑或负面,倒是让更多人知晓同志的真实存在,且呈现出的状态是,他们生活乐观积极,与直人并无太大差异。比如,青岛“大喜哥”的横空出世,虽在一时间令社会哗然、大众颤栗,却在随后事件的进一步挖掘和传播后,其还原的事态本真令众多网友为之动容。这其中,各色社交网站功不可没。本专题对此现象亦有呈现与分析,并对社交网站同志红人热度前十名,进行了详解与点评。
    然而,对于社交网站带给我们的是更多有效沟通还是虚假交际,亦有不少让人怀疑之处。正如著名评论人曾子,在本专题文章中所言:再多的社交也没有缓解现代同志的爱情困境。当整个世界都在谈论应该如何进一步扩大社交圈时,我们有必要静下来思考,广场式的泛泛社交究竟有多大意义?而在本专题的小调查中,亦有71.4%微博同志用户坦言关注同志帅哥微博降低幸福感。
    此外,鄙人在近来的一次同志聚会中发现,虽然朋友们在网络上都感慨,在快节奏的大都市里,大家总是聚少离多,但现在真聚一起了,很多人却又“人在魂儿不在”,各自掏出手机、ipad,低头刷微博,或在jack'd、boyahoy上寻找潜伏的对象。席间两小时有余,彼此间言语甚少。询问身边友人,都表示有过类似遭遇,承认自己有时也成为那沉默的大多数。这种缺乏真实沟通的友谊与交际,又有多大意义和价值,耐人玩味。(专题编辑/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