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 Dec 26,2013
在《点》杂志广州专刊选题会上,几位微博上征来的作者凑在一起,争论广州的特色是什么?一些关键词蹦了出来:行动力、实干、勇气、敢闯、理性、开放。这个在政治和市场领域一直敢为人先的城市,在同志运动领域,是否有着同样的行动力和实干精神?我们开始梳理这个城市与同志运动相关的人,因为我们相信,能代表城市精神的是每一个个体。

在广州,吴幼坚女士2005年接受媒体专访,成为中国第一位公开身份的同志母亲,并参与创办同性恋亲友会。近10年来她写博客、去高校演讲、举办活动,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更早之前,上世纪80年代,她自费出版个人写真集,成为中国内地第一位出写真集的女性。

广外学生梁文辉,从大一起就参与同志公益,并创办“直同联盟”,在校园中传播同性恋相关的知识。梁文辉并不仅仅满足于在校园中的活动,通过街头倡导,行为艺术,他把同志议题带入公共视野。当很多年轻人在校园中为前途困惑无助时,梁文辉已经成为行动派。在中山大学,有一批像梁文辉这样的年轻人,2007年发起成立的彩虹社,虽历经坎坷,却像小草一样坚强的活着。

在广州,不仅校园中的年轻人在行动,教授也成为行动派。中山大学宋素凤教授开的“性与性别公选课”,每次都能吸引近300名学生来听。一些同学称这门课让自己“重塑了三观”,在课堂上“出柜”更是屡屡发生。能在校园中开课,除了老师的行动力,校方的开放精神也值得赞许。这背后,还有陈杜创办的“同城”一直在努力,“同城”已在国内多所高校推动同性恋相关课程。

今年一月,“南周事件”发生时,一位帅气,带着民国风的年轻人在现场发表演讲,呼吁每一个人都成为理性的建设者。演讲被人拍成视频放到网上,人们四处寻找“蓝围巾”,当一些“茶饭不思”的女人了解到“蓝围巾”叶贝,是一位同性恋者时,“非常非常的桑心”。同性恋活动家参与公共议题,在广州还有很多。2011年,软嘴唇、小燕子等人给广州建委送“鸭梨”,让耗资上亿的“光亮工程”被砍掉,成为公民行动的典范。

在广州大道北,超过百余位同性恋者居住在附近,此地被称为“广州大道北同志社区”,大家通过QQ群、微信群组织起来,定期举办活动,邻里互助,让同志社区不再限于网络,与国内最早创办的同志网站广同网形成呼应。

当同志聚地人民公园被警察滋扰时,广州的同志不是恐惧的躲开,而是通过《南方周末》等国内外媒体发出声音,并与辖区派出所对话,质问:“人民的公园为什么同性恋不能去?”

如果把视野从广州拉大到珠三角地区,你还会看到,来自佛山,84岁的伊铃大姐公开出柜,成为中国最年长的跨性别者。在深圳,一群活跃的同性恋者的家长,频频在公共空间中发声。10月27日,同志母亲董妈妈,作为深圳的代表对着500人公开演讲,呼吁社会理解接纳同性恋者。发端于广州的同性恋亲友会,通过近五年的努力,已将工作推动到国内的12个地方,同志亲友群体已成为中国同志运动中非常重要的参与者。

先锋的媒体一直是同志运动的助力者,《广州日报》记者任珊珊,发表一系列关注同性恋议题的报道,南方报业旗下的多家报纸,利用他们的平台,让同性恋者的声音被公众听到。

本期点杂志广州专刊,我们采访了志愿者,学者,同志机构工作者,同志家长,普通同志,媒体人,我们把视线放在人的身上,因为我们坚信,只有行动起来,才能带来改变。
这个城市的最大不同,我想是有一大批的行动者,而非止于喧哗和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