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Dec 29,2013
两三百人,认真地听着课。一张张脸上的表情,有凝重、有疑惑、有释怀,更有喜悦和满足。课堂上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笑声和一阵阵掌声。

“大家觉得人的性感带在哪里?”,宋素凤老师一边问,一边看着这两三百张脸。话音刚落,课堂立刻骚动了起来,数不清的手争先恐后举了起来。“舌头!”、“脖子!”、“阴蒂!”、“全身!”、“前列腺!”、“菊花!”……“还有谁?”宋老师也笑着挥动着手臂。

这是在《社会文化与多元性别》课上的一幕,这门课的负责老师叫做宋素凤。

从《阴道独白》开始的十年

宋素凤老师既是妇女与性别研究学者,也是妇女与性别平等权利推动者。

2003年,宋老师从台湾第一次来到广州中山大学。此行目的明确:面试。艾晓明教授的热情和行动力感染了她,她留了下来。面试期间刚好是艾老师导演《阴道独白》的时期,宋老师就顺理成章地参与到了话剧之中,既是副导演也是演员。2003年12月,《阴道独白》中文版上演,这是《阴道独白》第一次“中国化”。

“我周围有一群很可爱的人。在导戏、演戏的过程中,我感到了这个团体的活力。中国大陆在妇女性别方面的研究和行动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做,而且是必须做!”宋老师的微笑中带着坚定。

此后宋老师翻译了《性别麻烦》、合译了《激情的疏离》,著有《女性主义文学理论》。2013年4月,由宋老师导演的阴道独白十周年纪念版《将阴道独白到底》在中山大学上演。话剧中有呻吟的段子。十年前,性欢愉在中国极少被公开表达,表演时“呻不出来”,而十年后,人们已经敢于说出自己的欢乐。

宋老师看着墙上《将阴道独白到底》的剧照,“新版本的话剧还会在12月演一次!”

十年过去了,宋老师用教化的力量改变了一批又一批人。“留在中大后,一个聘期又一个聘期,一转眼就十年了,哈哈!”她性格开朗,睿智而又善谈。

我会一直关注彩虹小组

宋老师既是一位学者,也是一位教育者。关于LBGT性别方面的研究和教育,在学术体制和教育体制中都处于相对边缘的位置,得不到重视。女性性别研究,学者往往喜欢到文学、电影、艺术等领域去做。而教育领域的性别研究,有着很大的独特性。宋老师说:“这个领域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应该让更多人参与进来。”

在研究和教学中,宋老师发现学生中有一定比例的同性恋者或者跨性别者,他们因为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认识自己而苦恼。

“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需要,这些我们都必须留心。”宋老师说,“所以我们倡导扬起彩虹旗活动,并跟LGBT组织一起做一些事情。”

宋老师保管着一面全国最大的彩虹旗,每年“国际不再恐同日”前后,这面旗就会飘扬在空中。从2005年开始,中山大学校园有了扬彩虹旗活动,年年持续,只在2010年中断过一次。

2006年,中大成立了彩虹社。这是华南地区首个倡导“性向平等”的社团,积极开展校园性别和谐、性向平等活动。2007年,彩虹社转向地下,以彩虹小组的形式继续存在。

“我只有两次没有参加扬彩虹旗活动,因为当时在国外做研究。我去国外的时候,彩虹社已经建立了,回来之后却发现彩虹社没了”。宋老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但马上提高了声音,“开公选课之后,参加扬彩虹旗活动的人更多了。彩虹小组很重要,我会一直关注!”

这就像一个party

《社会文化与多元性别》课程从2012年春季开始,已经开设了四期。每堂课都会有不同的嘉宾来分享,内容涉及同性恋、跨性别、出柜、性工作者、艾滋等方面。

一次,香港的艾滋活动家Ken仔来做分享,受到了限制,嘉宾只好改成了他的男朋友Tommy。Tommy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做分享,普通话讲得不太好,说不到点子上,ken仔在一旁边听边急,憋了半天,憋得脸都红了!回想起这一幕的时候,宋老师笑弯了腰。她看到的是快乐、有趣的方面而不是遭到的阻挠。她身上有着学者的乐观和从容。

Tommy来做分享期间,他们正在倡导“拥抱艾滋”行动。一位旁听的男生表示他从来没有关注过同性恋的话题,甚至有点歧视同性恋。来到课上,他发现了很多新的东西,很受触动。最后,他要求跟Tommy拥抱一下。对此,宋老师印象深刻。每节课对于宋老师来说都是重要的、特别的。“还有一些同学会在课堂上出柜。这个学期,天啊,在课堂上出柜的同学好多!”宋老师的眼睛里闪烁着惊喜。

这个课堂有一种能让大家畅所欲言的氛围。有同学说:“每到周三晚上,大家就像共同奔赴一个party,一个无拘无束的party!”

课程的影响早就已经超出了校园。“性工作者”那一讲,有公务员和警察过来旁听。课后他们在微博上发表了一些想法,感慨说:以后执行工作的时候要手下留情。

“我觉得三三多元、理性、民主、包容是看世界的方法,也是做人的方法,更是公民教育很重要的一环。这些方法和态度不只应该用在对待LGBT的事情上,也应该用在对待社会上的任何事情上。”

这门课已经紧紧地和宋老师联系在了一起。课下,有学生向她出柜、问她问题、参与倡导、寻求资源。这不仅仅是一门课,也是一笔财富。

有一些东西必须坚持

对待这门课程,宋老师有着自己严格的要求,坚定地宣称“有一些东西必须坚持”。
宋老师全权负责对课程的安排,所有的行政、宣传、筹备都是学生在做。虽然在资金、邀请嘉宾方面会遇到一些问题,但是这些问题不会阻挡课程的连续性。“多元、尊重差异的观念要好好努力才能建立,LGBT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宋老师强调。

对于课程,宋老师认为有几个板块是“不动产”,不可或缺。跨性别、性工作者等几讲都是宋老师坚持的。“跨性别能见度太低了,一定要有。性工作者这个议题在我们社会理性探讨太少,站在那个群体立场所做的探讨更少见。那讲也一定要有!”

除此之外,宋老师还坚持培养自己课程的助教团。她认为助教们也会辐射一些正能量,成为发光体,吸引一些人。“每开完一期,我都会跟我的助教小伙伴们商量,下期还来不来。大家都特别积极和热情,坚持说‘来!’”。

宋老师希望这门课给LGBT公益组织也带来一些积极的影响。毕竟即使是LGBT群体本身,也不是天生就会用多元、开放、理性的态度来看待自己及他人的。

“把更多高校建设成为对LGBT友好的校园,那我们就成功了!”宋老师满怀希望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