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Dec 29,2013
2013年9月28日,区佳阳作为“直同道合”邀请的嘉宾,在同性恋亲友会办公室做了主题为“被污名的同志和性”的个人分享。

她有着一头粉红色头发,声音尖细、爱开玩笑、常常害羞,是个“吃货”,一个十足的萌妹子。但是在很多人心目中,她的形象却是高大、正派的。

2011年,区佳阳在微博上发起“征集大拇指撑广州建委”的活动,促进广州市建委公开光亮工程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之后,光亮工程的预算从2.5亿缩减到了2700万元。2012年2月,她被评为“广东十大新闻人物”。

“这是一个麻烦的标签”区佳阳说,“太光辉、太正面的形象反而不太适合我。”

我是一个不正经的人

以2010年“同志你好”线下微笑征集活动为契机,区佳阳开始了同志公益的旅程。对于“入行”,她很无辜地表示自己当时并不知道什么是运动,只是做了一个行动。没有来自家人或者社会的压力,她把这当成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我觉得做NGO非常适合我。如果有能力为同志这个群体发声或者做一些事情,我为什么不去做呢?”

区佳阳常常以Trouble Maker自诩,觉得自己是一个不正经的人,一些人心目中光辉、正面的形象既不适合她,也不是她的真实形象。“有时候做一些分享,大家会说被我刷新三观,觉得我跟报道里面很不一样。”她呵呵大笑。

作为Trouble Maker,区佳阳可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活跃在公益界。

2012年6月,区佳阳和十余名大学生身穿“零容忍家暴”的文化衫呼吁“非暴力沟通”,并混进李阳疯狂英语在广州白云区的总部,为李阳送上反家暴的“厚礼”。她还参与了“拒绝高考录取线男低女高”街头行为艺术和“占领男厕所”等一系列活动。她是女权主义者、同志群体平权推动份子,也是公民参与的积极力量。

此外,区佳阳还是CLA华人拉拉联盟大陆地区委员、Sinner-B发起人之一和女友组成员。作为Sinner-B成员之一,她表示希望拥抱外界对“同性恋”以及“女权主义者”的污名,并以此来解构主流社会的言语,以达到去除污名化的目的。

NGO让我更加“堕落”了

同时为多个NGO服务,区佳阳笑称自己“变得更加堕落了”。

经历的增长,让她的视野变得更加广阔,看问题的角度也更加多元化。当她自己和周围的人所遇到的压迫跟问题慢慢地显现出来时,她不再只会发牢骚,而会以实际行动去改变现状。“我的想法特别简单,想做就做。契机出现的时候,我们就要及时地抓住,并造成一些改变。媒体人跟公益人应该互相帮忙,同运做到后期,需要各方的力量一起推动。我们是朋友,也同是这个社会的一份子,所以在南方周末事件中,我去到了现场,尽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公民参与要大胆,但是不能盲目。区佳阳认为,公民参与要讲究方式。她幽默地将大众和媒体的关注点称为“G点”,说做活动之前应该先了解“G点”在哪里,然后围绕这个“G点”说话。2011年的时候,大家都很喜欢送东西,“鸭梨”也是当时的流行语,于是她巧妙地抓住了这个点,并借助媒体的力量把“战役”打响和拉长,让广州光亮工程预算大幅削减。把握了事件的“爆点”就可以简单明了地表达自己的诉求,增强影响力。

我们是站在前人铺下的路上“撒野”

作为同运的积极参与者,对于同运,区佳阳有着自己的理解。

“看到不平等的事情,我就想改变它们。我一直觉得,中国只有大部分民众的意识提高了,具备了公民意识之后,同志平权运动才会有出路。”区佳阳说。

近几年来,同志运动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在公民参与中80后、90后举足轻重,其行动方式也更加大胆和创新。

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区佳阳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她强调说,我们并不能忘记前人抛头颅洒热血的功绩,我们现在所走的正是他们铺下的路。前人的力量一点点地对社会造成了改变,因此我们的生活环境才有了现在的宽容、自由和开放,我们年轻一代才可以继续在前行的路上“撒野”。

“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也必然会对我们以后的人和社会造成影响。这是一个过程,我们应该成为这个漫长进程中的推动力量。”末了,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捂着脸,“这些话好官方啊,其实我不是那么官方的人。”